追蹤
【斷‧江清】
關於部落格
どこか 私の青い鳥。 愛というは何でしょうか。
  • 3262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狂龍一直瘋(一)

講到他們一起生活的這個家,這就要追溯到很久很久以前的某個純樸的鄉下。

一切的故事發生在狂龍尚未出生以前,那時練峨嵋並不叫練峨嵋,她有的乳名眉兒。

在一個平靜的村落裡。

有著一戶姓練的富裕人家,那時的練峨嵋還不教練峨嵋,他有個乳名─眉兒。

「生啦!生啦!恭喜太太添了個男丁。」產婆抱著幼嬰高興的叫著。

「真的嗎?」剛生產完的孕婦,說話還是不怎麼使的上力,顯的格外虛弱。「眉兒,快來看看你的新弟弟。」

「真的是弟弟嗎?」一身粉紅唐裝,梳著兩個可愛的髮髻,雙頰豐腴紅潤,簡直就像是可愛的小天使。「給我抱抱!真的好可愛。」

「等一下!」產婆突然驚叫。「這孩子沒有哭。快!快打他屁股,他的臉都快泛紫了,一定是缺氧。」

愛弟心切的眉兒,一聽到要打弟弟的小屁屁,雖然有點不忍,但是產婆說的話有還是聽了比較好,吶氣吐氣,運功將所有的氣集中在掌心,啪的一聲,重重的打了下去。

這幼嬰是發了聲了,但是不是哭,而是狂笑!驚天的娃響差點翻了他家屋頂。

「嗯…娘…這弟弟…好噁心。」

即使還是小嬰兒,還是懂人世的,聽到眉兒這樣一講,幼小的心靈嚴重受創。臉色瞬間慘白,笑的更大聲了。

「哈哈哈……哈……哈」

笑的太用力,竟然還噎到。產婆趕緊抱過幼嬰,拍拍他的背部。

婦人倚著床墊:「眉兒,你怎麼可以這麼說,他是你弟弟呀!來讓我看看他長的多可愛~」婦人嘴角泛起幸福的角度,這是她的孩子,是她背了十個月的孩子。

眉兒送走了產婆,順便將房子打理打理,呈了一晚肉湯上來。「娘,您現在身子虛,喝點肉湯吧,弟弟我來照顧就好。」

抱起襁褓,其實他還蠻可愛的,只是眼神有點怪異。

「娘,我們要給弟弟取的個好聽得名字。」

「這是當然,不過要先等你爹回來再說。」

眉兒嘟起小嘴:「又要等爹回來才能做主,娘您不能自己做主嗎?」

婦人沒有生氣,緩緩說道:「不是的,這是娘和爹一起的小孩,你爹當然有權利幫你弟弟想名字。」

「那我有嗎?」

「當然。」

「真的嗎?希望爹爹今天快點回來。」

------------------------------------------
拖很久很久的文章|||
暑假應該有空寫吧(狂汗)
狂龍是一個很定位很矛盾的腳色
為了探討一切人格養成的原因,固有此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