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斷‧江清】

關於部落格
どこか 私の青い鳥。 愛というは何でしょうか。
  • 3246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狗 來 福

對稱的完美無暇的晶狀雪花,像似在水中載浮載沉。頂著一個斗笠,披著一件簑衣,雪花緩緩的落在綠衣的男子肩上。     湖面上浮了一層薄冰,一切一如往常般平靜,臥江子將餌投入冰間的縫隙,等待 、還是等待,明知不會有魚上勾,但他就是喜歡這樣的垂釣樂趣,就這樣慢慢地享受悠閒的時光。     突然!一只竹籃從臥江面前搖搖晃晃漂過。     「這…難道這就是傳說中桃太郎的故事嗎?不,他是放在籃子裡面的,那…不就要叫做籃太郎?算了,這些都不重要,先把籃子裡面的襁褓救出來比較重要。」只見臥江右手微一上揚,籃子就自動飛到地面上。     俯身一看,那幼嬰被白色的棉襖小心的包著,只露出一點小洞讓嬰兒呼吸,連臉都見不著。他不敢現在就將棉襖打開,怕這冷冽的空氣凍壞嬰兒細嫩的皮膚。小心翼翼的將籃子抱回屋內,放在桌上。     拉開絲帶,棉襖鬆了不少,瞬間,一對白茸茸的耳朵冒出來。     「不會吧,現在有流行這種拋棄寵物的方法嗎?人家說死狗放水流,嗯…我應該不會撿到的是……」不待臥江子說完,一陣響亮的娃聲,打破了他的呢喃。     一緊張,臥江子趕快抱起嬰兒,「乖乖乖~不哭不哭,是不是肚子餓了?哥哥餵牛奶給你喝。」(夜:哥哥?應該是叔叔吧。=.=+)     抱起來一看,原來這是獸族的小孩,銀白的髮絲,毛茸茸的大狐耳和尾巴,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非常的討喜。看了一會……不對!臥江子突然想到,他該餵奶,而不是在這裡看小孩。但是要餵奶……他又不是乳牛,哪來的奶水!?     伸手摸摸籃內,果然發現一個奶瓶,和一罐奶粉。這媽媽真貼心,連小孩的衣服也幫小孩準備了兩套,好像撿到的人換洗、玩具、尿布一樣都沒有少,看來這位媽媽是在逼不得已的情況下,才狠下心拋棄這個小孩。     吃飽了,該換的也換了,這幼嬰安穩的睡在臥江子的懷裡。     說來可憐,說不定連自己的親生父母都沒看過,就被拋棄,而且還是這樣的寒冷的天氣下。萬一,他今天沒有把小孩撿回來,他將會順著水流流向蟲族那,三族向來不怎麼融洽,加上蟲族心狠手辣,他們絕對不會就這樣放過獸族的小孩。     既然這小孩是被他撿到了,就代表他們倆個有緣,他會把這小孩當作自己的小孩看待,一個人住也頗無聊,多一個小孩作伴,或許能對這樣閒情的生活多添點趣味。     想這未來漫長的道路,臥江子仰望著已經放晴的天空,湛藍無垠的蒼穹像似在讚嘆著小生命的重生。     * * *     很快的,幼兒慢慢的長大,兩人就像是父子也像是朋友。     「臥江子、臥江子,你看這衣服太小了,都破掉了。」稚嫩的童音,驚散了河邊的魚群。「你又在玩這從來沒魚上鉤的遊戲。」   臥江子推了一下斗笠,將幼童抱的高高。「嗯嗯嗯,衣服好像真的有點小,這件衣服是從那個籃子拿出來的,穿的有點久,反正快過年了,帶你上附近的市街買新衣服好了。」   「過年?過年是什麼?好玩嗎?」   「很熱鬧,來我們現在就走。」臥江子讓幼童坐在他的肩上,往市集出發。       「哇!臥江子你看!好多人喔!從來沒看過這麼多人。」興奮的小腳在臥江子眼前踢呀踢呀。   「別亂動,小心掉下來。」   「我才不會咧。」     臥江子帶著幼童走進一間服飾店,腳才剛踩進去,瞬間,成千上萬的彩帶如浪滔般向臥江子襲來。     「恭喜這位顧客成為本店的第一萬個客人!!」     臥江子和幼童兩人被眾店員湧進屋內,一位美艷的婦人,身穿火紅旗袍,走向臥江子。「恭喜這位客人,成為本店的第一萬個客人,本店的服飾任客人挑選。」     臥江子向老闆作了一個揖。「這真是我的榮幸,在下想幫這孩子挑幾件衣服。」   「客人請從這邊。」兩人隨著店員的帶領,來到童裝部。     一進去,臥江子馬上就看上了擺在櫥窗櫃內的皮草大衣。白色的皮草加上黑色的皮革,俐落大方,配上這孩子的銀法和毛茸茸的大耳,一定非常適合。臥江子請店員拿出衣服給孩子試穿。     「客人!你實在是太有眼光了,這件衣服可是今年秋冬的最新流行款,給這你孩子穿一定非常好看。」果然這件衣服穿起來相當的好看,白色的皮草襯托出獸族天生不凡的氣質,黑色的皮革突顯出冷傲的特質。     「就這一件吧!你喜不喜歡?」臥江子抱起孩童。   「嗯。」   「感謝你的惠顧,歡迎下次光臨。」     * * *     挑了一件不錯的衣服,兩人心情大好,邊聊邊講話,也沒在看路,碰的一聲,唉呀呀,臥江子跌倒啦!幼童還因此飛了出去,為了搶救這顆肉球,臥江子不顧自身安全,施法讓幼童安全降落,而自己卻應聲倒地。     「臥江子!臥江子你還好吧!」孩童緊張的想扶起鋪倒在地的臥江子,無奈自己身高不夠,把他拉起來,臥江子的肚子還是貼著地面。     「我沒事,是哪個缺德的,哪東西亂丟。」臥江子摸摸快腫起來的額頭,轉身看看害自己跌倒的罪魁禍首,沒想到!竟然是塊金子,喔喔,這實在是太幸運啦!不過老天想送他禮物,也沒必要讓他跌個不成人樣吧?     俗話說,無三不成禮,正在兩人回家的路上,被一個小攤販老闆叫住。     「這位小爸,帶孩子出門買年貨,要不要趁開獎前幾分鐘簽張樂透,沾沾喜氣,說不定會有大獎喔!」小爸…這位老闆是眼睛脫窗嗎?我們兩個哪裡像了。     說到簽樂透,臥江子可是萬年摃龜王,即使的樂透是39選4,機率是39取4分之一,但這些對他而言都沒差,因為中獎機率都是零呀!不過難得出門,小試身手應該無妨。     「孩子,你要不要也來玩玩看?」   「好呀!」     臥江子和孩童一人各簽了一張樂透,但因為當時離開奬的時間很近,一夥人乾脆就在投注站等。     運氣好,人想擋也擋不住,中啦!中啦!孩子隨便簽簽就重頭獎啦!不公平呀~臥江子為了得獎什麼方法都用上了,什麼作法、求神問卜都是過,枉費妄費,他一肚子知識,就然輸給這個小鬼,叫他心何以甘呀!     不過這些都不重要,有得獎才是王道,反正他還小,用不到,他的錢就是我的錢呀!   經過許多的「風風雨雨」兩人終於回到家了,口袋滿到沒地方放金子,頭獎的錢還都是開銀票才帶的回來,要是萬城金子,他可能連扛都扛不回來。     臥江子飄飄然的晃在金子間。(完了,難道臥江子要步上蝴蝶君的後塵!?)     「臥江子,臥江子!」孩童拉拉臥江子的衣擺。   「怎麼啦?」臥江子將孩童置在大腿上。   「為什麼我沒有名字?臥江子叫臥江子,你都就我孩子,為什麼我沒有名字?」   「怎麼會想這麼問呢?」   「因為今天阿姨在問我名字的時候,我不知道要怎麼回答。」孩童睜著眼睛,望著臥江子。看來沒有姓名這件事情,讓這小孩受到不小的心靈創傷。   「嗯嗯,是該幫你取個名字了,因為取名字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所以才這麼晚都沒有幫你取名字。這樣吧,看你為我帶來這麼多的好運好事,你就叫『來福』吧!反正都是犬科的。」   「我不要!我又不是狗,我是狐狸!」孩童大聲的抗議。   「這、那…你就叫『銀狐』吧!這下你滿意了吧?」   「這樣還差不多。」   「人小鬼大的小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