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斷‧江清】

關於部落格
どこか 私の青い鳥。 愛というは何でしょうか。
  • 3246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魔人偵探 涅羅衍伸文】撿(上)

雨冷冷的打在身上,水流過傷口發出陣陣的刺痛,彷彿是抽光所有的力氣,連動根手指頭都覺得困難,斷了一隻腳、兩隻手、三根肋骨、四顆牙。好個輝煌成績,吾代苦笑。

    很有義氣的幫朋友出頭,沒想到朋友竟然丟下他一個人逃跑,最後剩下他一個人,雖然順利打倒好幾個人,但人數的懸殊,吾代只能被打的體無完膚。痛恨無能的自己,從小因為叛逆離家,之後就一直跟黑道混在一起,打架鬧事、搶劫賭博,什麼都做,不過現在也回不去了。

    噠噠,清楚的腳步聲回盪了整個幽暗的小巷。

    早乙女春國睥睨腳下的男人,應該還沒死吧。他是一個可造之材,死了會有點可惜。他已經在旁邊觀察很久了,原本只是剛好經過,卻被他一頭閃亮的金髮和滿身的活力所吸引,帶著看戲的心態看下去。

    等他回神的時候,他已經被打倒在地,但是這個倔強的小朋友連哀一聲都沒有。本來想轉身離開,竟然不想認他自生自滅。輕輕的用腳踢了踢一動也不動的「屍體」。

    「喂!你死透了沒?」

    「渾帳!不要再踢,老子是躺在這裡讓你踢的嗎?咳…」剛休息了一震子,罵人的力氣他還有。

    「哼!還不錯,命很硬。」早乙女蹲下來檢視吾代的傷勢。「嘖嘖嘖,整副壞的差不多了,要必須重新整修過才能用。」

    吾代睜眼望著看不清面容的男子,雙眼早已被血染成一片殷紅。

    「你給我滾,老子不是物品。媽的!我不要廉價的同情。」

    「跟我如何?我有適合的工作讓你做。」

    「我除了打架什麼都不會。」

    「那你絕對會做的很爽快。」早乙女一把抓起吾代,把他扛在肩上。

    「痛痛痛痛!放我下來。」強烈的搖晃,不知道又讓吾代斷了幾根肋骨。

    早乙女粗魯的把吾代丟到副駕駛座,替他繫上安全帶。「為了你好,你可別跳車。」

         

 

 

引擎的聲響劃破夜空,黑色的轎車在馬路上狂飆,像匹脫了韁繩的野馬昂首奔馳。俐落的回轉在蜿蜒的山路,不知道是為了搶救傷患還是純粹為了享受這疾風中的快感,早乙女一個甩尾,把車停在一座破舊的小屋前。

    「下車。」

   

    「喔?你是不想下車,還是下不了車?」

    吾代依舊沒有回答,只是低著頭。早乙女看到吾代胸部均勻的起伏,這樣他也能睡著?「喂!醒醒,到了。」

   早乙女一臉無奈的把吾代在度扛在肩上。「還好你不重,不然我就要拿拖車了。」

    踹了踹大門。「庸醫,看到貴客還不開門。」

    「來了來了,你當這裡是哪裡呀。」一頭銀髮男子打開大門讓早乙女進屋子。

    早乙女像是在自家一樣從容的走進客廳,把吾代放在沙發上。

    「你還真當這裡是你家呀。」銀髮男子仔細的打量吾代。

    「他就交給你處理了。」

    「第一次看你撿動物回來,雖然是個雜種,不過倒是還蠻可口的。」

    「擦乾你的口水,打消你淫亂的念頭,我什麼時候可以領回去?」

    「他現在還太虛弱,不能馬上動刀,三天後再來。」男子稍為檢查一下吾代的傷勢。

    「嗯。我要看到完整的人,包刮他的童貞。」

    「你這樣講就太無情了,我好歹也要收些醫療費用,好東西要和好朋友分享。」

    「你是損友,我走了。」

    「交給我。」

          

    吾代一睜開眼,發現自己在一個陌生的房間裡。「這裡是?」

    「動物收容所。」回話的是一名站在沙發旁的銀髮男子,他推著鏡框像是盯著獵物的看著吾代。

    「蛤?那個該死的傢伙人在哪?」吾代現在只想起身揍人,可是身體依然無力站起。「痛!竟然還會痛,你是誰?」

    「別亂動,還沒動刀前,骨頭又要斷好幾根。我是早乙女的朋友,他拜託我照顧你。你可以叫我醫生,或是阿伊。」語畢,阿伊就整個人壓在吾代的身上。

    「喂!死變態你給我從身上滾下來。」

    「不用太緊張,這只是『普通的』徹底身體檢查。對了,至於你的治療費,就用你的身體還好了。怎麼樣,應該是個很划算的交易吧。」阿伊正準備扒開吾代的衣服,身後就傳來一句平淡又充滿殺氣的聲音。

    「好友真是貴人多忘事。我剛講的話你已經忘記了嗎?似乎也忘了我拳頭的味道。」早乙女把阿伊摔到後面。

    ㄧ個騰空飛躍,阿伊摔在另一座沙發上。「你這暴力討債狂不是走了嗎?」

    「我有事情忘了交代。」早乙女想摸小狗一樣揉揉吾代的金髮,「他是我的好友,是個庸醫。不過醫動物應該還不是個問題。三天後我會來接你。」

    「你到底把我當成什麼?寵物嗎?」吾代滿臉怒氣的向早乙女叫囂。

    「哈哈哈,形容的真好,你可要成為忠狗喔。」心情大悅的早乙女轉身離開。「對了,我叫早乙女國春。好好記著你未來主人的名字。」

 

 

    「吾代忍,你也要好好記著你這輩子將會最痛恨難忘的名字。」

 

 

    「我記住了。」

 

 

-------------------------------------------------------------
吾代真的很好發揮~(開小花)
雖然說我對他的愛仍遠遠不急涅羅(羞)
不過我很喜歡這樣的生活互動,沒有任何隱藏,充分表現自我,不受拘束
或許這就是我爆字數的原因(誤)
希望大家也會喜歡他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