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斷‧江清】
關於部落格
どこか 私の青い鳥。 愛というは何でしょうか。
  • 3262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撿(中)

  好好的睡了一覺,雖然身上的斷骨還沒有接回去,不過勉強可以活動,吾代翻下沙發,趁著沒人的時候趕快離開,誰知道自己會不會被那兩個人玩死。
 
        吾代扶著牆離開,腳卻不聽使喚的走向廚房。
 
 
  「喔?你醒了,不愧是小狗,身體比腦袋誠實,過來這邊坐吧。」
 
 
  吾代的臉瞬間漲紅。「囉唆!哼,老子要走了。」
 
  阿伊挑著眉問吾代:「不吃飽再走?」
 
  「誰知道你會掺了什麼東西進去。」
 
  「我做這有什麼好處?」阿伊逕自的吃起早餐。
 
  「還敢說!昨天不知道到是誰爬到我身上。」吾代暴怒的咆哮。
 
  「嗯……昨天那隻是可愛的小狼犬,現在在眼前的卻是一隻瘋狗,那就不
 
用再浪費我的時間了。」剎那的殺氣,反映出眼前男子的不耐,逼的吾代只好
乖乖坐下來。

  「這才是好孩子。」阿伊笑的好燦爛,不禁讓吾代以為剛剛的那一瞬間是錯覺。
 
  烤得鬆軟的吐司散發出誘人的麥香,半熟的金色蛋黃和微焦的火腿,最後
搭上一杯新鮮的果汁。所有的感覺都是這麼地幸福,除了眼前笑得人畜無害的男人以外。
 
 
  好久沒有好好地吃一餐了,從來沒有人為自己準備過早餐。
 
 
 
  「應該很久沒有人幫你做早餐了吧。」
 
  吾代瞪大了眼。
 
  「哈!你那一臉我為什麼會知道的表情。因為你的表情反映了一切。」
 
  低頭快速掃完早餐,才要起身,身體卻軟綿綿的開始覺得想睡覺,這個該死
的變態!他果然下藥了。
 
  看到吾代已經睡著,阿伊便單手撈起吾代走進手術房。「終於可以開工了
。」
 
 
 * * *
 
 
  砰砰砰!早上七點鐘。昨天開完刀、整理完所有東西已經是半夜十二點,
吾代的傷比想像中的嚴重,花了很長一段時間才處理完,這下沒睡個十二小時打死也不想起來,可是再不起床,門就要毀了,這個時間會來撞門的只有一個
 
人。「吵死了!不要再踹了,再踹我就把這隻狗從樓上丟下去。」阿伊心不甘
情不願的開門,任早乙女進屋子裡。
 
 
  「不是說好三天後再來的嗎?」
 
  「我怕他會被你餓死。」
 
  「餓死?哼,他吃了我的早餐可開心了。」
 
  早乙女不理會阿伊,進房把吾代抱出來。「我要帶他回去。」
 
  「拜託你小心一點,我可不想再動一次刀。」
 
  「……我走了。」
 
 
  早乙女將吾代小心翼翼的放到車上,一改以往狂飆的開車習慣,他平穩的
開回自己的公寓,將他安置在簡單整理過的客房。「看來藥效還沒退,怎麼到現在都還沒醒?」就在早乙女還在納悶的時候,電話響了。
        「喂?」
  
  「國春,那隻狗的麻醉再過一個小時才會退。」
 
  「原來是庸醫,難得你這麼有職業道德,我還需要注意什麼?」
 
  「幼犬不宜受到驚嚇、暴力等負面影響。」
 
 
  冷哼一聲,早乙女掛掉電話,認真的問那個庸醫是自己的愚蠢。正欲回房
查看吾代的情況,沒想到他已經醒了。
 
 
  「你醒了?」
 
  「這裡又是哪裡?為什麼我每次醒來的地方都不一樣,下次該不會在太平
間吧?!」
 
  「哈哈,看來你恢復的還不錯,等我一下。」早乙女進廚房幫吾代弄了杯
熱牛奶。「你太久沒進食,先喝個東西墊墊胃吧。」
 
 
  吾代怎麼也不願意伸手接過杯子,兩人僵持了一下。
 
 
  「怎麼?怕我下藥?我跟那個變態庸醫不一樣。」
 
  「媽的!誰知道你們兩個狐群狗黨會不會幹一樣的事情。」
 
  早乙女仰頸喝掉半杯的牛奶,將杯子推到吾代面前。看到早乙女豪爽的喝
下,自己再鬧彆扭就顯得做作。
 
 
  早乙女滿意的看著吾代喝完牛奶。「到我的手下做事如何?就當作是還我
人情好了。」
 
  「開什麼玩笑!又不是我拜託你救我。」
 
  「可是我已經醫好你了。」早乙女痞痞的說。
 
  「除了打架,我什麼都不會。」
 
  「那我保證你會做的很高興,這間房間先給你用。」
 
  「不用了,先預付我薪水,我自己到外面找房子。」住在這太危險了,什
麼時候被賣了都不知道。
 
  「喔?你好像會錯意了,你的工作待遇是包吃包住,但是沒有底薪。而工
作內容是催收帳款。」
 
  「什麼爛待遇。」吾代對自己不知道有沒有錢的工作沒興趣。
 
  「放心,我相信你很快就會上手。等你傷好的差不多,我再帶你去公司。
」早乙女拿著杯子轉身進廚房。「等下我會去上班,晚上再帶你去你原本住的地方拿東西。」
 
  「不用了,反正也沒什麼重要的東西。」身上向來不會有太多錢,值錢的
八成也被那群損友拿走了,回去只是自找麻煩。
 
  「嗯…那晚上帶你去買東西,好好休息。」早乙女幫吾代蓋上被子,準備
離開。
 
  「等一下!」吾代叫住早乙女。「為什麼要救我?」自己到底在期待怎麼
樣的回答?
 
 
 
  「因為想養狗來顧家。」
 
  一聽完吾代馬上抓起床邊的筆記本扔向早乙女。   
      「你快滾啦!!」
 
 
  「哈哈!那我走了,好好看家啊,乖狗狗。」
 
 
  可惡!那是什麼鳥答案,一個不小心就把自己給賣了。吾代索性把身子完
全埋在棉被裡,不過…至少在這裡比原本的地方來的踏實多了。
睡意再度襲來,等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晚上。腦袋總算清醒了不少,現在才發現身上的血衣早就被換成棉質的睡衣。

  太久沒有進食,肚子餓的有點發疼,吾代勉強下床到廚房找東西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