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斷‧江清】
關於部落格
どこか 私の青い鳥。 愛というは何でしょうか。
  • 3254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早代】撿(下)

    三房兩廳的屋子並不算大,室內擺設也很簡單,跟那個變態醫生的房子比起來,算是相當樸素,除了幾樣基本的家具,沒有多餘的物品,真要說的話只有那座堆滿各式書籍的書櫃,看的出來這裡的主人相當喜歡看書。

  走進廚房,看到桌上有盤用保鮮膜封好的炒飯,旁邊還留有一張紙條:
          『 微波兩分鐘就可以吃了。 』

  算是那個傢伙有良心,雖然克難了點,不過總比被餓死好。大口把所有的飯扒完,總算是解決了生理上的問題。吾代將盤子直接丟在洗手台裡,畢竟病人不適合做家事。

  進了客廳,吾代將自己摔在沙發上,隨意的切著電視頻道,好久沒有這麼自在了,有個自己的窩果然還不錯。電視雖然在播,但是心卻陷入思考的漩渦。要不要趁現在離開?仔細想想他也沒有確切的答應早乙女要留下來,不過就算離開了要去哪?回家?有個每天醉生夢死的老爸、整天忙著交際的老媽,那個家連回憶的價值都沒有,能長這麼大還真是奇蹟。

  「寵物當家可以讓你看的這麼入神?這麼想跟同類在一起嗎?」

  嚇!他什麼時候回來的?自己都怎麼沒有發現,還讓他把臉湊的這麼近!
  吾代奮力地推開早乙女。

  「你太緊張了,狗食吃完了嗎?」
  「我不是狗!」這個人也太難溝通了!
  「出門了。」早乙女丟了件紅色襯衫給吾代讓他換上。「換了再出門。」
  「去哪?」
  「買你的東西,難道你想光溜溜在我家晃嗎?我可是會害羞的。」早乙女邊笑邊幫吾代開門。
  「總有一天我會打斷你的牙。」
  早乙女無所謂的聳聳肩。「我等你。上車吧。」

  ※  ※  ※

  買齊了簡單的私人用品,順便吃了宵夜才回來。礙於手腳還沒完全康復,所以大部分還是由早乙女在提。「房子裡的東西你都可以使用,先去洗澡吧。」幫吾代把東西放好,準備一套乾淨的換洗衣褲。「這邊是浴室。」

  「謝謝。」

  吾代才剛進去沒多久,浴室馬上發出巨大的聲響,早乙女馬上衝進浴室一看,所有的清潔用品散落一地,還包括一個全身赤裸的男人。

  「痛痛痛!地板為什麼會這麼滑。」
   早乙女將吾代扶起,讓他坐在浴缸裡。「好,你就坐在裡面。」挽起袖子準備幫他洗頭。
  「不用了,我手還沒廢。」
  「可是你手殘了。」沾了些洗髮精,早乙女熟練的幫吾代洗頭。
  突然,吾代起了玩心,趁早乙女不注意,將蓮蓬頭的水噴向他。
  「該死,衣服全濕了。」
  「哈!哈!哈!終於輪到我笑你了。」吾代看著早乙女狼狽的樣子笑得好開心,總算了卻心中一點怨氣。
  「既然你都表示的這麼清楚,我不配合你實在是不應該。」說完早乙女便開始脫起衣服。
  看到早乙女在脫衣服,吾代開始慌了。「等一下!你要做什麼?別進來浴缸啊!」
  「你把我弄濕,不是暗示想跟我一起洗澡嗎?」早乙女坐進浴缸裡。「放心,在你痊癒前,我都會陪你。」
  「誰要你進來洗。」
  「我們都是男人,你在緊張什麼?」早乙女開始幫自己洗頭。「身體你可以自己洗。」
  「廢話!」吾代迅速的洗完澡後,便逃離似的出了浴室。「那傢伙到底在想什麼啊!」吾代低咒。

  ※  ※  ※

  休養了好一陣子,吾代的傷也好的差不多了,這段日子自己過的跟廢人沒兩樣,雖然談不上有專人伺候,但早乙女心思周慮的幫他把所有要用的東西都準備好了,自己根本就不用擔心什麼。

  在屋子裡待到快悶壞了,趁早乙女不在的時候偷溜出去,反正他也沒有說不可以。吾代拿了備份鑰匙後開始在附近閒晃,走到公園找了張長椅坐下。真是個和平的下午,在以前那段鬼混的日子裡幾乎從沒見過太陽,半夜當夜貓,白天則睡到自然醒。

  唔…竟然已經開始在感慨過去了,莫非是老了!?想到自己那毫無目的的人生,每天過的像艘無帆的船,既沒有動力也沒有方向。

  突然,一顆球滾到腳邊,對面是一位小女孩,正睜大眼看著自己,卻步不敢靠近,自己長的有失敗到連小朋友都害怕的程度?

  吾代撿起皮球打算拿給小女孩,沒想到小女孩不但連退好幾步,眼眶還漸漸泛出淚光。
  「喂!妳也太誇張了!妳不是要拿球嗎?」吾代的口氣充滿了不屑。
  「你這樣會讓人以為你在欺負她。」阿伊拿起球還給小女孩。「來,給妳。」
  「謝謝葛格!」
  「不客氣。」

  望著小女孩離開的背影,阿伊說:「其實你心地很好,只是不會表達罷了。」
  吾代不滿的冷哼一聲,徑自走回長椅坐下。「哼!你怎麼會到這來?」
  「早乙女要我來看你的傷好了沒,順便帶你去公司。」
  「………」
  「走吧!我開車。」

  ※  ※  ※

  公司離車站很近,附近也很熱鬧。阿伊將車子停在馬路上,讓吾代下車。
  「國春的辦公室在二樓的『早乙女金融』。」
  「好。」
  「那我走了,Good Luck!」阿伊臨走前不忘送吾代一個飛吻。
  「噁心死了!」

  吾代上了二樓,果然順利的找到辦公室,門一推開,就聽到一堆粗話從四面八方傳來。「再不還錢,我就找人操你全家!」、「媽,再匯點錢來花花吧!」、「沒錢?問你老婆和女兒要不要幫你賺?我想應該可以賣到不錯的價錢。」

  話粗歸粗,聽的倒是還蠻順耳的,自己果然是這個世界的人。

  「你到的時間剛好,我們出門吧。」早乙女順手抓起吾代走向停車場,車子直接開到一棟金融大樓前。「下車。」

  這是一棟有簡單管理的大樓,大樓中央的大廳有服務台可供大眾諮詢。
  「松田事務所在哪一層樓?」早乙女問櫃檯。
  「五樓。」

  兩人隨即上了五樓。「來,發揮你長處的時候到了,進去大肆破壞吧!」不知何時,早乙女塞了一把木刀到吾代手裡。

  冷不防的吾代被早乙女推進辦公室,害吾代當場僵在那好一陣子。此時站在門外的早乙女早就笑到快岔氣。

  過了好一會吾代終於回神。「喂!還錢啊!」舉起木刀,見到東西就砍,所有的東西皆無一倖免。不一會兒,整個辦公室被破壞的面目全非,所有的文件散落一地,殘缺的桌椅上還伏著幾個因疼痛而抽蓄的中年男子。

  因為盡情發揮筋骨和發洩最近因早乙女而積壓的怨氣,吾代現在心情好多了。
  「沒想到你第一件差事就做的這麼轟轟烈烈,吾代。」早乙女滿意的看著吾代第一次的成績。
  「怎麼?社長…你該不會嫌我做的太過份吧。」吾代一臉炫燿的看著早乙女。
  「不,你果然很適合幹這行。」早乙女不屑的踹了趴在旁邊的男子一腳。「來我們公司借錢的人,都不是什麼好東西。不是找機會躲債,就是被逼到惱羞成怒反咬別人一口,所以尊重的美德在這裡不需要。」

  早乙女踢開保險櫃,一邊拿出鈔票一邊告訴吾代入行的技巧。「對方求饒的時候,就說『饒不了你』,對方要談判的時候,就說『沒得商量』。雖然實際狀況比較複雜,不過這個道理對你這個笨蛋應該比較容易懂。」

  「啊?!」這是什麼鬼話?吾代緊握拳頭,心想自己看起來有那麼笨嗎?
  「過去你被大家譴責、唾棄的行為,只有在這一行才會成為美德。如何?這一行很適合你吧。」
  「嗯。」

  ※  ※  ※

  早乙女對吾代的表現相當的滿意,所以決定晚上好好慶祝一下。

  不知為何,自己的目光總是不自覺的飄向吾代,在第一次見面的時候,被他驕傲不遜的氣魄所吸引,他是一塊好玉,如果他肯上進點,多唸點書,成就就不會這樣,培育成自己的親信似乎不錯。

  「喂!你有沒有在聽!」吾代看著邊開車邊恍神的早乙女。「拜託你專心點開車好嗎?綠燈了。」
  「對了,你去便利超商買酒。」早乙女將車子停在路邊。
  「我?要喝你不會自己去嗎?」吾代嘴巴雖然在抱怨,但還是乖乖的下車。畢竟現在是寄人籬下,就算早乙女直接把車開走,他也沒有辦法。

  由於剛剛的那場運動實在是太過激烈,吾代身上噴到一些血漬,害他一進便利商店,周圍的人就閃的老遠,早乙女一定是故意的,明知道他現在看起來一付流氓樣,還叫他到便利超商買東西。

  買完東西後,兩人直接回到公寓。

  「先去把你的衣服換掉。」早乙女丟了套乾淨的衣服給吾代。等吾代換好衣服後,早乙女早就準備好冷飲和一些下酒菜。

  好久沒碰酒了,吾代興奮的拿起冰涼的啤酒。「那我就不客氣了!」
  「等一下!」早乙女搶下啤酒,換上一罐可樂。「小孩子喝這個就好。」
  「我二十歲了,已經成年了!」吾代緊握著手中的玻璃瓶。
  「對我而言你還是小孩子。」早乙女囂張的喝了一口啤酒。
  「可惡!總有一天我一定要把你打到跪地求饒!!」吾代仰頸,一口氣就把所有的可樂都喝完。
  「那是喪家之犬才會說的話。」

  過了好一會兒,吾代都沒有講話,只是含著瓶子。
  「生氣了?」早乙女搓搓吾代的頭髮。
  突然,吾代抓住早乙女的手。
  「喂!你發什麼神經!」
  「為什麼…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吾代抬起頭看著早乙女,雙頰泛著豔紅。早乙女馬上發覺吾代不對勁。「你該不會醉了吧?」
  「嗝!我才沒有醉…」吾代在嘴裡低咕,雙手搭上早乙女的頸子。「你說!你有什麼目的!」吾代貼上早乙女,雙唇主動獻上,軟熱的舌尖挑逗早乙女口中每一處。「怎樣!我接吻的功力應該比你強了吧!」吾代一臉驕傲的看著早乙女。

  「是你先玩火自焚的,醒來可別怪我。」早乙女笑的詭異,褪下吾代的上衣,大掌撫上尚未甦醒的欲望,讓吾代發出愉悅的低吟。「啊…嗯…」
  吾代順著身體的本能,向早乙女索取更多。
  兩副交纏的肉體,為夜晚添上幾分情慾的色彩。

  ※  ※  ※

  「嗯…」吾代揉著雙眼,好久沒有睡的這麼安心了……咦?這是哪裡?早乙女的房間!昨夜的記憶頓時快速的掃過腦門,吾代的臉紅得像隻煮熟的蝦子,連轉頭的勇氣都沒有,只敢用手摸摸隔壁的人是否還在。

  還好東摸摸西摸摸,什麼東西都沒有摸到。只看到小茶几上留了張紙條。
   『 今天放你公假。廚房有東西可以吃,在家活動要小心。
                           早乙女留 』

  要小心是什麼意思?吾代才想翻下床。突然,腰一陣無力,整個人狠狠的摔在地上。可惡,這下不但身體賠上,連心也不是自己的了。

- E N D -

p.s. 本篇後段含H的部份已做刪減處理,
屆時暫被刪去的部份會完整保留在書中請多注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