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斷‧江清】
關於部落格
どこか 私の青い鳥。 愛というは何でしょうか。
  • 3254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魔人偵探涅羅BL同人文】-警(中)〈笹塚X石垣〉

 晚上七點多,笹塚打算離開辦公室,但是看到石垣還在整理自己的座位,感到相當的納悶。「你還不回去?」

  「啊,前輩,您還沒回去?我再收一下就好了。」石垣迅速的將東西都掃進抽屜裡。
  「要我開車送你回去嗎?」畢竟是下屬第一天上班。
  「真的嗎?實在是太感謝前輩了!我住在第三宿舍。」
  「第三宿舍?那跟我住同一棟的,走吧!」
  「是。」

     笹塚送石垣回宿舍才發現,原來石垣就是今天要搬到他隔壁的新鄰居。

  「原來前輩就住在我的隔壁呀!實在是太好了,這樣我就安心多了。」
我要照顧這個天兵下屬到什麼程度…笹塚不禁在心中盤算。「嗯,有問題可以敲我的門。」
  「是,前輩晚安~」

     笹塚坐在客廳裡邊喝啤酒邊看著電視,但是隔壁一直發出乒乒砰砰的聲響,吵的他快聽不下去,正當笹塚在納悶的時候,外面傳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

  「等等,就來了。」笹塚一打開門,就看到石垣滿臉惶恐的看著他。
  「前輩!前輩!我房間有老鼠怎麼辦!?」
  「那麼久沒人住,當然會有老鼠,抓起來不就好了嗎?」
  「前輩,我不敢…」石垣如在洪水中抓到浮木般,死抓住笹塚的手。「前輩…拜託你幫我抓啦……」
  「自己解決。」語畢,笹塚無情的關上門。
  不一會兒,外面再度傳來敲門的聲音。「我不是説自己的事情自己處理嗎?」
  「前輩,今晚你就收留我吧,我不敢在我房間裡睡,我明天一定會回去,拜託…」石垣抱著棉被和睡衣,無助的站在門口。
  「算了,你進來吧,明天我再幫你處理。」笹塚側身讓石垣進屋子裡。「你晚上睡客廳,浴室的東西都可以用。」
  「前輩…」
  「又怎麼了?」笹塚不耐煩的回答。
  「可以讓我跟你睡同一間嗎?我會怕…鬼」
  「嘖,隨便你了。」
  「是!非常感謝前輩!」

    燈火都已經熄滅了,新月掛在半空,映著晞微的星光,微弱的光線透進房間,只照的出模糊的輪廓。

 

 

 

 

  「嗯…呼…不要…」床上傳來陣陣的痛苦囈吟。「快停下來…」

 

 

 

 

  這是什麼聲音?難不成是鬼嗎?因為還不習慣新環境,所以石垣到現在都還沒睡著,偏偏在這個時候又聽到恐怖的呻吟聲,是這聲音…是男鬼?不對!這聲音怎麼這麼像前輩?

 

 

 

 

  石垣鼓起勇氣爬起來一探究竟,果然是笹塚在作惡夢。笹塚身上冒出了冷汗,不斷的抓著床單,似乎想抓住什麼東西。

 

 

 「必須幫前輩擦汗才行。」石垣仔細的幫笹塚擦乾身上的冷汗。身體擦乾後,笹塚似乎覺得舒服多,停止了夢靨的呻吟。

 

 

    「前輩!你要堅強,你一定可以克服心中的惡魔。」

 

 

 

 

* * *

 

 

 

 

    不知不覺,笹塚和石垣兩人也搭擋了好一陣子,對世塚來說,石垣是一個聒噪的存在,總是在耳邊說著他聽不懂的話,他知道石垣對模型和漫畫有著莫名的偏愛,總是會拿出一些詭異的東西。

 

 

    意外的,笹塚並不討厭這樣的存在。曾幾何時,他竟然習慣了石垣如影隨形的存在,讓他不覺得他自己是孤獨的一個人,感覺還蠻不錯的。或許有個人陪伴會活的比較快樂。

 

 

    都十幾年了,自己不知道恐懼的陰影是否還在?但可以確定的是,那一次的事件改變了自己的一生。除了抓住X,人生沒有其他的目標,萬一那天X死了,那自己人生的目標是什麼?最近笹塚不斷的在問自己,自己想要什麼?

 

 

    笹塚躺在床上回想這陣子的生活,每天大概只有下班到睡覺前是耳根清淨的,每天晚上石垣都會跑來這裡睡覺,說是怕鬼不敢自己睡。

 

 

    「前輩,我帶了宵夜過來,吃了再一起睡吧。」

 

 

    「我不餓。」

 

 

    「那我就自己吃囉。我開動了!」

 

 

    看到石垣吃的津津有味,笹塚忍不住去摸摸他的頭,感覺上就像摸寵物。拼命討好自己的模樣,就像是搖的尾巴的幼犬,懵懵懂懂、膽小害怕,但是有的時候像個拼命三郎,不管自己的死活,不禁讓旁人捏把冷汗。

 

 

    「前輩你要吃就跟我說就好,害我剛剛嚇一跳。」

 

 

「……。」

 

 

 

 

         

 

 

 

 

今天石垣特別早起到署裡。笹塚都還沒有醒,他就已經出門了,因為他有幾個零件留在辦公室裡,這次的大和號可是他花了整整五天才完成了。

 

 

笹塚早上起來沒看到腳下的死豬感覺怪怪的,怎麼會有股空虛?到了辦公室,看到石垣報著一艘模型艦艇東瞧瞧、西瞧瞧。

 

 

「前輩早安,你看我的最新力作─大和號!」

 

 

「你是為了做這個才提早過來?」

 

 

「嗯啊,做的不賴吧。」石垣驕傲的指著模型。

 

 

笹塚沒說什麼,但心中不由的竄出一把無名火,就是為了這個東西?想著想著,笹塚下意識的把模型劈成兩半,大和號瞬間成了一堆廢塑膠。

 

 

「我的大和呀~」石垣抱著模型殘骸哀悼。

 

 

 

 

        ※ ※

 

 

 

 

半夜十二點,笹塚躺在擔架上被送進急診室。怪盜X看上繪石家塔湖的「最後的自己」,警方出動大量的警力捉拿怪盜X。笹塚在危急的時刻打穿了X所有的大關節,但是這樣的小傷並不影響他的活動。雖然保住的一條小命,但是笹塚可能要在醫院躺上好一陣子。

 

 

「前輩為什麼要這麼拼命?」石垣坐在急診室外低喃。

 

 

時間慢慢的過去,天也亮了。

 

 

笹塚終於被推了出來,因失血過多,所以臉上沒有什麼血色,右手骨折、腹部有嚴重撕裂傷,所幸未傷及內臟,不會影像正常代謝。

 

 

石垣站在笹塚床邊。「前輩,我先去上班,下班後我會帶些營養的東西過來給你吃,到時候你要醒喔。」

 

 

 

 

下班後,石垣買了一藍水果,還回宿舍煮了一鍋清粥給笹塚。門一推開,石垣就看到不想看到的人-彌子,是來探望前輩的嗎?只要他不要打擾我們就夠了!

 

 

「啊!是石垣警官。」彌子先開口。

 

 

「石垣怎麼不進來?」

 

 

「沒。前輩,你看我幫你煮了一點粥,是用大骨肉去熬的喔,你吃吃看。」石垣故意忽略彌子,因為他知道彌子一直盯著那藍水果看,口水都快流出來了。

 

 

「彌子謝謝你來探望前輩,接下來交給我就好了。」石垣下達逐客令。

 

 

「這樣啊…那我先離開了。」彌子依依不捨的看著那藍水果。

 

 

「不送。」

 

 

 

 

「真是的她又來打擾前輩。」石垣憤恨不平的說。

 

 

「……你不喜歡她?」

 

 

「我就是不喜歡她來打擾前輩。」

 

 

「……」

 

 

「前輩,我來餵你。」

 

 

「不用了,我還有另外一隻手,你幫我把東西拿出來就好。」

 

 

「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