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斷‧江清】
關於部落格
どこか 私の青い鳥。 愛というは何でしょうか。
  • 3262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龍宿不可告人的秘密

疏樓西風    紅燈連綿、日夜笙歌、血池肉林、鏤簋朱紘、山楶藻梲,  要是不注意點看,別人還以為是哪一代暴君,建造給愛妻住的後宮咧!    樓內,一頭銀髮男子搖著絹扇,欣賞著陳列在案牘上的稀世珍寶。    「這些寶貝真令人臉紅心跳、興奮不已啊!尤其是這件!劍子啊劍子,汝真令吾魂牽夢縈啊…」  龍宿拿起一樣不知何物的東西,在手掌心把玩,臉上還不時露出奸笑。  (好…好恐怖!=口=")    「啊~!」突然一聲尖叫,打壞了龍宿興致。  「仙鳳,何事大聲嚷嚷?儒教之人怎麼可以這麼不受禮教!」  「先生!劍子先生來訪,他正向這走過來!」    絹扇一揚,冷汗自眉間落下。(順帶停頓了個三秒)    「什麼!?啊~~~~~(自己還不是叫的更大聲bb)仙鳳,快!快把這些塞到床底下!」  「是!!」    龍宿和仙鳳手忙腳亂,東塞西塞,但因寶貝太多,連桌子底下都拿來用。  此時劍子無聲無息的出現在門口。    「我說,好友,你在忙什麼?」  「嗚!這不是吾最摯愛的好友,劍子嗎?」(一二三四,嚇到沒代誌)  「龍宿,你最近似乎很悠閒,竟然有那麼多錢和時間,去裝飾疏樓西風。   既然如此,倒不如捐些錢出去,替你的儒門天下多積點陰德,還來的實在。」  「是、是、是,感謝劍子的肺腑之言,龍宿會銘記在心。   對了,汝怎麼會突然來訪?」龍宿稍微抖音。  「沒想到我們的交情是如此淺薄,難道我沒事不能來嗎?」劍子逕自坐下,喝了口茶。  「非也非也,汝誤會吾了。」劍子看著龍宿。  「龍宿好友你是顏面抽蓄還是腰閃到?紙包不住火,床下那堆已經掉出來好幾件,   腳不用再勾了,免得待會小腿抽筋。啊!另外,你頭上那件小褲褲很面熟喔……」    頓時殺氣瀰漫整間臥室。    「什麼!?」聽劍子這麼一說,龍宿馬上把東西塞回去,頭上的東西是怎樣拉也拉不下來。  「停!再拉下去,它就要破了。」劍子實在是看不下去了,動手將小褲褲拿下來。  「這件好像是我前幾天丟掉的那件……」龍宿作賊心虛,迅速搶回。  「怎麼可能,應該只是剛好一模一樣而已。」  「可是上面有繡吾之名字。」(你再ㄠ啊="=+)  「因為這件是吾要送給好友汝的阿。」(哼哼,轉的漂亮吧~)  「喔~那你身後那些要該如何解釋呢?」龍宿張開手臂,試圖遮掩身後那堆不明物體。  「有什麼嗎?」  「有經文是佛劍的、有原子小金剛是俠刀的、金黃色是九幽的,   這…淡紫碎花薄紗流蘇鑲金蕾絲邊的,難道是你的!?」(真是集所有華麗於一件啊…bb)  「這個秘密既然已經被你知道了…那麼……汝!幫吾守住這個秘密吧,好友。」    只見劍子搖搖頭嘆道:「為什麼你的臉皮可以這麼厚……」    「天生的。」      (劍:先把我的小褲褲還來!)  (龍:不要=u=////)       無理後記 蒼流    希望某蒼寫這篇,沒破壞大家心中對龍宿華麗的形象…  其實隱藏在他華麗的背後,是一個喜歡收集變態的大色狼~而且男女不拘、大小通吃……  經過他華麗的思想、嚴格的審評後,才將它們永久收藏。(毆#)  以上言論,並不代表本人立場……(龍:來不及了!紫龍,上!)    話說回來…為什麼劍子會那麼了解,那堆小褲褲的來歷咧?  如今仍是個謎啊~~(再歐#)  突然開始懷疑,龍宿那件能不能穿耶…(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