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斷‧江清】

關於部落格
どこか 私の青い鳥。 愛というは何でしょうか。
  • 3246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新白蛇傳

新白蛇傳 金陵城外,山環水抱。放眼望去世一片廣大無垠的農田,飽實的稻穗垂頭細語,薰風穿梭於稻葉間,帶起細細清香;蒼流游於柳樹下,錦鯉徜徉於萬物間,顯得悠悠自在。 一名淡藍儒杉男子,冠金飾、執摺扇,優雅的步於田攏。眉宇間的湛藍圖樣,更替他添上一股神秘色彩。 一清早,農人們都可以在這附近看到他。他不曾開口,即使有人向他打招呼或問問題,他只是微笑以對。 而他又常常一下就消失不見,所以大家都在猜他是天上的某位神仙,不能開口,怕會洩漏天機。 這名男子走到竹林旁,眼尖的看到一尾腹部帶傷的白蛇,他不忍心放著這條蛇自生自滅,便伸手將他從竹枝上取下。 瞧!旁邊竟然還有一條青竹絲,雖然小了點,不過既然是和這條白蛇在一起的,那就一起帶走吧。 男子將兩條蛇分別放在左右兩的袖子裡,救人時間緊迫,不對是救蛇,男子遵守視萬物為同物,沒有人蛇歧視的馬上施展上等的輕功,趕回寂山靜廬。 眨眼間,男子就消失在眾農民的面前,嚇得大家目瞪口呆。 突然聽到一名農婦喊:「我就說他上天上的神仙,你們就不信,下次要多帶點素果過來,好好的孝敬他,祈求他保佑我們風調雨順。」 (作者O.S:這麼淳樸的鄉下人也懂得賄落…= =,唉~世界啊~) * * * * * * 果然,很快的,金子陵就回到了寂山靜廬,他將白蛇小心翼翼的取出來,然後放在自己的床上,開始替他診療。 突然聽到一陣嘶嘶聲! 「啊呀!不好意思啊,小青(竹絲),我把你給忘了,該不會是我剛壓到你了吧。」金子陵一附痞樣的把青竹絲放在桌上。「我是趕著一你的同伴,小青呀小青,你可別怨我~。」(金:個人偏好白美人,抱歉啦~) (青:我苦命啊~QQ) 碰! 金子陵搖搖頭,門用不到一個月又要換了。他沒抬頭繼續手邊的工作。 「看看看!愛蛇成白癡的金公子陵,現在在做什麼?非禮一條白蛇?!」高亢男音、華麗藍影、優雅搖扇,未經主人的同意逕自坐下來。 「我說,這位虛弱到病態,需要用華麗的外表遮掩自身的偉大天嶽軍師─四物雞,你今天照訪寂山靜廬是來哈茶純聊天,還是要我替你醫眼睛,眼睛竟然脫窗到看到我在非禮一條白蛇?過年輸我的錢還沒還,現在都快端午,本人金氏高利貸的利滾利是很恐怖的,再拖下去,可能連拿天嶽都不夠抵。對了,再加上一條,我的修門費和驚嚇後的精神賠償費。」 「不會吧!過年的時候我也才輸你幾百塊!」 哎呀~看偉大軍師的英俊眉毛已經抖到快抽筋了,他頭上的青筋似乎又更明顯了,說不定是靜脈曲張… 「哈哈~所以我才說金氏高利貸是很恐怖的嘛~」 這這這…四無君在心理叫不妙,不還又不行,誰教自己有把柄在別人手裡。 「四無君你該不會不想還這筆錢吧?」金子陵挑挑眉,依然沒有停下手邊的工作。 「當…當然不會。」看我一世英名就敗在你身上。 「那最好,你不會希望全天嶽,喔!不,是全世界的人知道…你非常喜歡……」 「好了!我說我會還錢了!」 「嗯~很好,我的好同好。」 喔喔喔!原來四無軍和金子陵朗兩人竟是愛蛇會的盟友,對四無君這集全世界完美於一身的人,愛蛇這項興趣,是他華麗的汙點,在別人面前,打死他也不承認。 嘶嘶嘶~小青趁著兩人鬥嘴之際,已經爬到軍師間旁。 (青:好亮好大的寶石啊~) (四:實在是太有眼光了,吾本身就是一個光輝蔽日月的璀璨藍鑽) 「青竹絲~~~~~~~~~~~~~~吾愛~~~~~~~~~~~~~~~~~~~~~~!!」四吾軍將小青似寶的捧在手裡。「不過好像有點營養不良,小了點,鱗片的光澤好像也不夠閃,尾巴不夠鮮,雖然品質不太好,不過現在青竹絲已經很少了,有總比沒有好。」 (青:我有這麼悽慘嘛??別人的性命是包金又包銀,我們的性命不值錢~) (作者:別再唱啦!!以後我會讓你長到蛇麼叫做幸福的滋味,當然是由偉大的四無軍師替你服務啦~!!) 這下金子陵終於把頭抬起來了,因為他事情做完了(毆)。「你說小青啊,他是我家白蛇的朋友。」 (白蛇:我什麼時候變成你家的?!) 「送我~~~~~~~~~~~~~~~~~~~~~~~~」四無君的口水都快流出來了。 「不!」金子陵斬釘截鐵的回絕四無君。「你還有錢能贖(!?)回他嗎?」 「這…事情總是會有轉圜的餘地。」 金子陵替白蛇置放在鋪著軟被竹簍裡。「你知道我最喜歡什麼東西,如果你能幫我弄倒手,我會相當的高興,那我會好好的考慮將他送給你~」金子陵賊賊的笑了一下。 「哈哈哈~你放心,為了他,我會盡快幫你處理~」 「知我者,四無君是也!」 * * * * * * 四無君坐在天嶽裡雙手拖腮,他當然知道金子陵喜歡什麼,但是,要去哪弄!?傷腦筋啊!!無家小青青,我什麼時候才可以得到你。 「好友~來看看今天中午我替你帶了什麼好料替你加菜。」雲濤夢筆門也沒敲的拎著大布袋就自已走進來,當這是自己家。 「喔,沐流塵,你怎麼過來了。」四無君兩眼無神的望著沐流塵。 「你剛是沒在聽我說話喔,我說我帶了點東西替你家菜,今天晚上我們有三杯什可以吃了!」雲濤夢筆打開布袋,果然有條白蛇盤在裡頭。 「好友~~~~~~~你真是我的救星呀!我馬上命人去煮。」不由分說,四無君馬上搶下布袋衝到廚房裡。 在去廚房的路上,就先偷偷把白蛇藏到臥房的書櫃裡,然後在去廚房命人去烹煮三杯兔肉。 (作者:嗯…我說,四無君,這兩樣東西未免差太多了吧,應該一眼就會被是破了|||||||。) (四:你真囉唆耶= =) 四無君踏著輕鬆的步伐的回到房間,小青~等著我去迎接你吧!! 「好友,真對不住,剛剛拿去廚房的時候,發現布袋底下有個洞,蛇好像被溜掉了,不過沒關係,我命人做了三杯兔,待會我們來好好的喝兩杯吧!」四無君臉不紅氣不喘,一臉政經的編著他了謊言。 「唉呀,真是太可惜了。怪了,那布袋可是用韌度足以匹敵天蠶絲的麻繩下去做的,怎麼會破呢?」沐流塵不解的拿起杯子。 「百密總有一疏,說不定是沒織好,才會有漏洞。」向來常說謊話的四無君,看他接的多順呀! 「那個袋子可花了我好一個功夫才編好的,四無君拿那袋子給我看看,我看是哪裡出問題了。」 「因為剛剛看到蛇溜掉了,所以太氣憤,就直接把他給毀了,好友,勇於承認自己的失敗才會進步。」 (作者:四無君你的鼻子已經頂到天上了。) 「唉~袋子沒了,蛇也溜了,今天真是諸事不順諸事不順啊。」雲濤夢筆拿著毛筆開始在桌上亂畫。 「雨過總是會天晴,看開點,喂!別在我的檀木桌上亂畫!」 「不好意思,心情鬱卒,忘了這是你家。」沐流塵不以為意的繼續畫。 (四:分明是在怪我把蛇給弄丟了= =) * * * * * * 草草的吃過飯,隨便塘塞一個理由請走雲濤夢筆,因為他趕著把蛇送到寂山靜廬。 正當四無君出門之際,有人將他攔住。 負平生說:「軍師,主上請您到大殿一趟。」 「這…」怎麼辦…我想趕過去,但是又不能放著這白蛇不吃東西。對了,叫負平生幫我送過去,反正他又不知道裡面是什麼東西。 「好,我馬上過去。負平生幫我把這布袋送到集山靜廬。切記,不可以壓到。」 「是。」負平生接過布袋「屬下速辦。」 見負平生已經走遠,四無軍部禁放聲大笑:「哈哈哈~小青~我來啦!」 待續 後記 自春宴後,好像就一直沒有發新文,真是令人有點心虛。(眾:只有一點嗎??= = ) 不!夜是每天對著電腦發呆懺悔。白蛇傳是夜很早就想寫的故事,誰可以告訴我,白蛇傳的故事要到哪裡找啊!?夜還去翻了宋元話本、太平廣記…,好像都是白蛇傳比較雛型的故事,都說白娘子是會吃人的妖精,怎麼會!!人家筆下的小白…蛇就是既溫馴又體貼,雖然說她還沒出現,很快啦!說真的這篇會寫多長,夜自己也不知道,會在這邊斷是因為…時間不夠啦!要寫到下一個段落又不知要拖到何時…所以,就先這些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