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斷‧江清】

關於部落格
どこか 私の青い鳥。 愛というは何でしょうか。
  • 3246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西禔‧醉蝶 < 第一章 >

< 第 一 章 > 混沌的黑暗空間,淒厲的不明世界。 一輪血色的紅月高掛在天空東邊。 不曾墜落的月亮,不曾傾倒的兩座巨堡。 闍城和血堡遙遙對立,魁梧的城堡內有著不世的君主。 兩派表面上和平,事實上卻是暗潮洶湧,你爭我鬥。 闍城枝內的花園,有名幼子,翻牆而出。 看看他身上的華服,一眼就知道他不該是什麼野小孩。 他正是將會繼承闍皇一派的城主─西蒙。 西蒙走在路人穿梭之間,他好奇的四處張望,這是他第一次偷溜成功,平常身邊總是圍著好多僕人,壓的他無法透氣。 突然,後面有人撞到他,他反射性的對那個冒失鬼打了一掌。 「誰阿!」 西蒙回頭一看,竟然是一名金髮的女孩被他推倒在地上,他從小接受紳士教育,對女孩動手是很不禮貌的行為,他心虛的扶女孩起來。 「對不起,妳沒事吧?」 西蒙扶起僅僅穿著單薄衣物的女孩,現在明明是冬天,怎麼會穿的這麼少?就算是血族的體溫不高,但這樣的低溫,不多穿點衣服是會受不了的。「一個女孩子,怎麼會穿的那麼少在街上亂跑?」 「女孩?」金髮孩童猛然推開西蒙,忿忿不平的大吼著。「誰說我是女的!」 藍眸閃著冷冽的寒光,不斷著盯著西蒙。「我沒見過你,看你的樣子,又是一個有錢人家的好命小孩。」 西蒙看著這名孩童愣了好一會,他萬萬沒想到,這麼漂亮的臉蛋,竟然會是個男孩,看他的年紀,應該比他小吧。他像似看到新玩具般,不斷的打良著這名幼童。 「我叫西蒙,你叫什麼名字?」 幼童淡淡的說:「流浪的孩子們不需要名字,我們只需要溫暖和食物。」 聽幼童這麼回答,西蒙啞口無言,明明是比他小的孩子,竟然過的如此生活,難怪他沒有一般小孩依樣,有著柔亮的頭髮、豐腴的雙頰、天真的笑容,在他的臉上,僅能看到,歲月無情的侵蝕。 不知道為什麼,西蒙心頭就然湧上一股扎痛,他好心疼,看著這名孩童如此無助,他想幫助他,他想帶他逃離這個沒有溫暖的世界。西蒙伸出雙手,做出邀請的姿勢說:「你和我回家好不好?我會幫你準備好多好多食物,會好好照顧你,讓你穿漂漂的衣服。」 孩童似乎嚇到了,他睜大雙眼看著西蒙:「為什麼…?」 「為什麼?」他也想知道為什麼,為什麼他會這樣幫助一個人,他從來沒想過。西蒙幼小的心靈,無法思考這麼多,只是純真的說:「因為我們是朋友。」 「朋友?」 「恩。」西蒙很高興的點點頭,「那你願意跟我走了嗎?」 「好。」孩童也伸出雙手,牽著西蒙。 西蒙他笑了,這是他第一個朋友,在城堡內,沒有和他年紀相似的人,每個人對他說話都是必恭必敬,好像怕自己說錯話,命就沒了似的。「對了!我還要幫你取名字,恩…要叫什麼呢?」西蒙煩惱的皺著小臉,「恩…就叫你,禔摩好了!」西蒙滿意的說出,他好不容易想到的名字。 「禔摩…」孩童反覆的喃道。 「喜歡嗎?」西蒙擔心的問。 「恩!我喜歡。」孩童看著西蒙,笑的燦爛。 * **** 西蒙牽著禔摩的手,走回闍城。 兩個小小的人影,站在雄偉的巨堡前,顯的格外苗小。 「王子!是西蒙王子回來了!」位於大門的守衛,把上認出西蒙。 聽到失蹤的王子回來了,負責照顧西蒙的僕人,紛紛出來迎接。 「西蒙王子~~~您到哪去了~~~害奶娘找不到你~~~」一名中年婦女跪在西蒙腳邊哭天喊地的叫著。 「我這不就回來了嗎?」西蒙不耐煩的揮揮手,意示要她下去。 「王子~~~~你怎麼可以這樣~~~~,對了,闍皇陛下要您過去書房找他。」 「我知道的。」話一說完,西蒙便牽著禔摩走進位於闍城最內部的書房。 咿呀,西蒙和禔摩奮力的推開大門。 壁爐內的火柴燒的嘶嘶作響,火光映在一名年輕男子的臉上,俊秀的臉龐,姣好五官,看不出是已經有一個孩子的爸。 「父皇。」西蒙拉著禔摩半跪在門口。 男子合起書本,站起來,狠狠甩了西蒙一巴掌,瘦小的身體,受不了這麼強烈的衝擊,整個身體飛了出去,直到牆腳才停下來。 西蒙的左頰發紅腫脹,嘴角還留出一絲血液。 痛…雖然不會留下傷口,但是他還是有神經,還是會痛。 「西蒙,你過來。」 西蒙支著手,硬是撐著身體,走到闍皇面前,低著臉,再度跪下來。 「父皇。」 「把臉抬起來看我。」闍皇命令著。 西蒙乖乖的把臉抬起來,可是他好怕,他怕那張充滿怒氣的臉,在他的印象中,父皇從來沒有對他笑過。 「為什麼溜出去?身為一名王者,到死,都要守護著自己的城堡,你怎麼可以逃出去?」闍皇的口氣越來越重。 「這…是因為……」西蒙吱吱嗚嗚的說不出來,他快哭了。 「他是出來帶我來這裡的!」突然一道聲音,打亂兩父子的對話。 「禔摩…?」西蒙慌張的看著禔摩,他不希望禔摩被牽扯進來阿! 闍皇斜眼看著這名他從來沒看過的幼童。「你是誰?」 「我是西蒙的好朋友。」禔摩站起來理直氣壯的說。 闍皇嗤聲。「朋友?」 「恩。」 「我知道了,禔摩你留下,西蒙你可以先回去了。」 「不要!父皇求你,這件是和禔摩無關。」西蒙真的快哭出來了,淚水不斷在眼眶中打轉。 「你先離開。」闍皇再度重複這句話。 「是。」無奈的西蒙,只好先離開,現在他只能在門口祈禱,禔摩不會發生什麼意外。 書房內,壁爐柴火依然繼續燃燒著,闍皇走回沙發上坐了下來。「你過來。」 禔摩小心翼翼的走向闍皇,然後,在以最安全的距離下跪下來。 「你說你是西蒙的朋友?」 「是。」禔摩很肯定的回答著。 闍皇嘴角微揚:「你知道當西蒙的朋友,代價是什麼嗎?」這麼小的幼童,承擔的起闍皇一脈爭權之間的黑暗鬥爭嗎? 「我只知道我會永遠待在西蒙身邊。」禔摩不畏懼的繼續說著。 「那就夠了。」闍皇滿意的微笑,淡淡的說著。「但是…你知道這句話需要賭上你的命嗎?」 「我絕對不會離開他。」 「喔?這是你說的,既然如此,一旦你逃離西蒙的話,西蒙不會放過你。」 「我不會的!」 「恩,他是我最放不下的孩子,請你…一定要好好陪伴在他身邊,因為我沒辦法…一直照顧他…」說到這裡,闍皇已經哽咽。 禔摩拿起手巾,幫闍皇擦去滴在手背上的眼淚。「闍皇大人,我一定會好好待在西蒙旁邊,所以闍皇大人,不哭、不哭喔。」 「謝謝。今晚的事,我不准你對任何人提起,包括西蒙,知道嗎?」 「禔摩不會說出去的。」 「累了吧,先退下。」 「是。」 * **** 禔摩走出書房,才踏出一步,沒想到,西蒙竟然擁上來。 「禔摩!禔麼!你沒事吧?父皇有沒有對你怎樣?」西蒙擔心的問著。 「我沒事。」禔摩安慰似的拍拍西蒙的背部。「我們先回房休息吧,對了,西蒙,你不是說,你有好多好多食物可以讓我吃?我肚子好餓。」禔摩試圖把西蒙的注意力轉移到其他地方。 「對喔!」西蒙突然想到,他要準備好吃的東西給禔摩吃,因為他們是朋友!西蒙拉著禔摩的小手。「跟我來!等吃完飯,我們就去洗澡,幫你換上漂漂的衣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