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斷‧江清】
關於部落格
どこか 私の青い鳥。 愛というは何でしょうか。
  • 3254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戰國BASARA】六刀流奧義(下)

「小十郎那傢伙到底在什麼?」政宗邊發牢騷邊走到書房,下午是他們固定一起唸書的時間。作為一名武將空有武力是不夠的,必須兼備戰略、歷史、地理、科學等知識才完美。
「我記得今天下午要寫書法吧…」政宗將書房的紙門拉開,就看到小十郎已經坐在裡面寫書法。
「政宗少爺您來了。」片倉放下毛筆,讓政宗坐下來,繼續說:「今天我們只要練習一個字,就是『刀』。」
「刀?」今天的練習怎麼可能這麼簡單,政宗心中暗想。片倉對他雖然恭敬,但他可是一位嚴師,該要的練習一個也不能少、也不會放水,今天的練習這麼簡單,該不會…「小十郎你該不會想…」
「是的,政宗大人如同你想的一般,我已經幫您選好了,一隻大楷、兩隻中楷,來試試看吧。」
「又來了,小十郎你是認真的。」
「是的。」
這次的練習不像筷子那麼容易,因為大楷的毛筆很笨重非常不好控制,常常寫到一半就會因為毛筆夾的不夠緊而掉下來。
「政宗少爺六刀比毛筆和筷子重多了,連毛筆都會掉這怎麼行?」
而且小十郎的今天的要求是同時寫出三個刀,下次不難想像小十郎會叫他一次寫六個字出來。而且字的難易度一定會越來越誇張…實在是不敢在想下去,小十郎的平常的訓練即使再嚴苛他都可以接受,但是最近的課程實在是太誇張了。
 
每餐用六支筷子、寫字用六隻毛筆,這樣的日子過了差不多一個禮拜,小十郎對政宗的成績相當滿意,但是現在他還不敢讓政宗拿木刀開始練習,雖然是沒有傷人的刀刃,但它畢竟是武器。
可是政宗可就沒有這麼開心了,雖然已經慢慢習慣這樣的方式在吃飯、寫字,接受這麼莫名奇妙的訓練真的快累壞他了,不過最近的課程都沒有練刀,小十郎將所有的火力集中再「六爪」的部份,。
「政宗少爺我們上街逛逛吧。」小十郎見政宗最近被他的訓練折騰的快喘不過氣,想帶他上街走走,畢竟他還是個孩子喜歡熱鬧、新奇的地方。
「Oh! Yeah ~ 我們現在就走吧!」一聽到可以上街,政宗開心的拉著小十郎往外跑。
 
    *****
 
行人熙熙攘攘,小販們賣力的叫喊讓整條街好不熱鬧,這裡是米澤最繁榮的街道,凡是想的到的想不到的這裡都有。雖然街上的人眾多,但是政宗在人群裡特別明顯,小小的個子在人群中穿梭,向頭小鹿亂竄,完全不管小十郎在後頭跟的多辛苦。
「政宗少爺!」
「哈哈哈,小十郎你抓不到我吧!」政宗還不忘向小十郎扮個鬼臉。
「真是的,那我們比賽看誰最先到丸子店,輸的人要請客」
「你說的喔!那我先跑啦。」說完,政宗一溜煙跑的更快了。
小十郎只是無奈的聳聳肩,反正他本來就不是打算想跟政宗比賽,但是這麼說會可以確定等一下可以在哪裡找到他。
 
等小十郎小跑步到了丸子店的時候,就看到政宗坐在那愉快的和老闆聊天,政宗有一種想讓人親近的特質,雖然貴為少主,但是對下人或子民完全沒有架子,這是讓小十郎最欣慰的,身為一個領導者如果不能了解自己的子民將會成為暴君。「小十郎,你好慢!」
「抱歉、抱歉,老闆麻煩你給我們三盤丸子和兩杯茶。」
「好的,馬上來。」
很快的,老闆將點心送上來。小十郎推了兩盤到政宗身邊。
「來,這是你的。」
「耶!小十郎今天人真好。」政宗興奮的拿起丸子準備要吃的時候,看到自己的拿法嚇一跳,看到六隻丸子害他不自主的全部抓起來。「可惡!小十郎都是你害我養成這樣的習慣!」
「哈哈哈!這樣沒什麼不好,晚點回去我們可以拿木刀練習看看。」
「終於可以拿刀了嗎?好久沒有拿了。」
 
等兩人回米澤城後,政宗等不及的馬上要求小十郎馬上來練刀。
「『一刀流‧六爪流』精隨就是可以一刀、六爪靈活運用,之前我們已經練過單刀,但是為了保險起見,我們先來複習一下吧。政宗少爺?我們先複習單刀。」
「小十郎…我放不下來!」政宗緊緊抓住六隻木刀。「我已經不會握單刀了。」
「怎麼可能!」
「這樣連防禦都沒有辦法…」政宗無奈的看著小十郎。
「是我訓練過頭了嗎…」
 
小十郎無奈的在心中默默的擬另一方案的訓練方式,不論如何一定要讓政宗少爺可以繼承一刀流‧六爪流!
 
 --------------------------------------------------------------------------------------
 
這故事告訴我們,裝伊達的六爪是不能防禦的喔~
(眾:這不是重點吧=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