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斷‧江清】
關於部落格
どこか 私の青い鳥。 愛というは何でしょうか。
  • 3254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戰國basara 惡搞同人文】家有悍妻(前田家)

家有悍妻(前田家)
        轉紅的楓妝點京都,讓整座城染上秋意,盛開的菊盡力舒展每一瓣金絲,碧藍的天空與豔麗的菊相映,襯出彼此最美的顏色。
        一抹倩影在迴廊間穿梭。「犬千代大人!犬千代大人!奇怪怎麼又不見了。」小松拿著剛做好的浴衣打算讓前田利家試穿看看。
        前田利家有一個壞毛病,他非常不喜歡穿衣服,常常只穿個褲襠走來走過去,在家裡當然沒有問題,但是連出門也這樣穿實在是太不得體了!身為前田家的賢內助怎麼可以放任丈夫成為眾人的笑柄?但是小松費盡心思,前田利家總是有辦法逃開。
        沒見到犬千代,倒是看到了慶次,慶次是雖然是利家的侄子,但是他們的相處方式就像哥們一樣,兩人是同樣的豪放不拘。「慶次,你有沒有看到犬千代大人?」
        「沒看到,小松姊你找他有事?」
        「嗯,我幫犬千代大人做了一件新衣服,你看。」小松將懷中的新衣攤開。深棕色的金線花紋交織成幾朵綻放的菊,氣勢雄偉。
        「小松姊…你又做衣服給利家叔穿呀,利家叔最不喜歡受到拘束,小松姊你最清楚不是嗎?」慶次開始幫利家找藉口,小松除了喜歡做菜外,也喜歡做衣服。
        「這件浴衣不錯吧!真想讓犬千代大人趕快穿起來。」小松好似情竇初開的少女般說話,臉頰還飛上幾抹紅霞。
        「小松姊好像快中午了耶,你不用去煮飯嗎?」
        「呀!已經這麼晚了?看我為了找犬千代大人找到忘了時間,等下吃飯的時候犬千代大人就會出來了,我到底在急什麼?」
        「嗯,期待今天的午餐。」慶次目送小松的背影離開。
        輕快的腳步聲遠去,突然在慶次身後出現一個微弱的氣音。「慶次,小松走了嗎?」
        「嗯,你可以出來了。」
        利家從慶次後面的門偷偷摸摸溜出來。「呼…嚇死我了,慶次還好有你幫忙。」
        「不客氣。」慶次露出燦爛的笑容。「這次的衣服很經典,利家叔不試試看嗎?」
        「饒了我吧!」利家本來就不愛穿衣服,因為他討厭那種束縛感,再加上小松做的衣服沒有一件合身,一點都不舒服。「今天中午我出去晃晃,就麻煩你幫我擋一下吧。」
        「交給我吧。」接下來就靠他啦。
 
    ***
 
「犬千代大人、慶次,吃飯了!」以往只要小松這麼一喊,不用三十秒就可以看到兩個人乖乖坐好等著開飯,但是現在過了一分鐘了卻只看到慶次姍姍走進來。
「犬千代大人呢?」
「利家叔說他要出去一下,不用等他。」慶次開始在猜這個理由能不能騙過小松姊,但很顯然的沒有,他似乎已經看到小松姊背後的熊熊怒火。
「慶次不可說謊喔,就算犬千代大人在趕著出門也會帶便當走。」小松大概已經猜到利家逃走的原因。「是因為衣服的關係吧。」
「我不曉得耶。」慶次力求自保,決定撇清關係。「小松姊不要生氣了,我們快吃吧,不然就浪費你煮的這麼豐盛。」
「哼!」
小松姊竟然會這麼輕易放過利家叔?怎麼可能?小松雖然沒有什麼暴怒的舉動,但是慶次很清楚的感受到暴風雨前的寧靜。
 
        雲朵染上橘紅,金烏向山的遠端飛去,夜幕緩緩蓋上,灑上幾顆點綴的星子。今晚京都格外寧靜,慶次坐在迴廊上遠眺由晚霞轉向夜晚的變化,夜風拂上兩頰,羽毛隨之擺動,真是一個清閒的晚上,但是好像有什麼不對勁。
        「慶次,我回來了,小松有在生氣嗎?」利家從圍牆翻進來。
        「呦!利家叔,小松姊…她什麼也沒說。」
        「那實在是太好了,對了吃飯了嗎?」從中午到現在幾乎沒有吃東西,利家早就餓壞了。
        「還沒耶,可是小松姊到現在都還沒有叫我們。」
        「嗯?時間應該已經差不多了呀,我們去找小松吧。」
        「嗯。」
        空氣好像不會動,滯悶在房裡,利家和慶次走到了餐廳發現小松正坐在裡面寫食譜,但是桌上什麼菜都沒有。兩人馬上發現不對勁,腳都還沒有踏進去就立刻退出房間,偷偷摸摸的蹲下來輕聲交談,不敢讓小松發現。
        「慶次你先進去…」
        「我才不要勒…這是利家叔惹出來的,為什麼是我進去…」
        兩人在門外竊竊私語,完全沒有發現小松早就走到門口。
        「你們兩個人!」小松把兩個人拎起,拖到房間裡。
        兩個人跪坐在地上,挺直背膀絲毫不敢大意,小松氣勢洶洶的踱步在兩人面前。「犬千代大人,小松說過好幾次…您不可以這樣四處亂跑。還有你慶次,你是幫兇也跑不掉。犬千代大人,小松決定了,要是您不願意穿上那件浴衣,今天晚上大家都不要吃飯!」
        「這怎麼可以…」兩人一口同聲驚叫。
        「就這麼決定。」小松這次絕不退讓,為了能夠改善利家的壞習慣,他必須堅持下去。
        「利家叔你快想想辦法。」慶次用肩膀推了一下利家。
        「我也很餓呀…」利家也很無奈。「小松不要這樣…我從今天中午就沒有吃到小松煮的飯…」利家採用哀兵政策。
        「犬千代大人,您不是寧願不吃也不願意穿衣服嗎?」小松在利家面前跪坐下來,軟聲軟語的說。「您不了解小松這一切都是為了您嗎?」
        「小松…」
        「利家叔你就穿吧,你看小松姊這麼辛苦為了你…」為了吃飯,慶次決定站在小松這邊。
        沒有辦法堅持多久,利家就投降了。「好吧。小松把你的浴衣拿過來吧。」
        「犬千代大人!」小松高興的抱著利家,迅速的幫利家穿上自己的最新大作。「如何?很好看吧。」小松問慶次。
        「嗯…真的很經典。」穿上新衣的利家有種說不出的違和感,袖長只到手肘之上,下擺不及膝,胸襟開敞,腰帶緊束,幾朵豔麗的菊花開在背上,整個人看起來就像成年人穿著黑道童裝。
        「犬千代大人您覺得如何嗎?」小松滿意的打量利家。
        「嗯…我很喜歡…」利家不得不說出自己的違心之論。
        「太好了,那現在小松馬上去準備晚餐,你們兩個在這邊等一下。」
        小松開心的轉到廚房準備晚餐,房間內剩下利家和慶次兩人。
        「利家叔不好意思啦。」慶次不好意思的搔搔頭。
        「沒關係…慶次改天陪我去買衣服吧…」
        「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