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斷‧江清】

關於部落格
どこか 私の青い鳥。 愛というは何でしょうか。
  • 3246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戰國BASARA同人文】面具下的秘密

面具下的秘密
皓皓雪花的覆蓋著整個大阪城,青綠色的瓦片被厚重白雪的遮掩,整座大阪成只剩下一片的白。
        豐臣秀吉雖然沒有正統的貴族血統,但因為受到織田信長重用的緣故,漸漸的也成為一方之霸。但想建立起一個軍隊可沒有這麼容易,可不是把所有的壯漢集中起來就好,必須編列人員、設立規章種種瑣碎事情。
        這些事情對豐臣秀吉而言可說是一大麻煩,幸好有竹中半兵衛的輔佐,才可以協助他在短時間內建立起來,所以他也很放心的將大部分的事情交給竹中處理。
身為豐臣秀吉的軍師,竹中半兵衛為了增加軍隊的運作和向心力,規定每天有例行的早會,聚集各部隊最重要的將領,一起研討各種戰略和回報目前的狀況。
 
    * * *
 
偌大的會議室裡,武士刀被放置在屏風前,雖然沒有露出刀鋒卻可以隱隱感覺到冷冽的殺氣。誇張的金色雕花鑲在窗欞上,艷紅色的壁紙也不惶多讓,繪著朵朵金花,俗麗綻放。
十幾名的中年男子坐在會議長桌的兩側,各各表情嚴肅的看著前方軍師分析現在的局勢。
捲俏的銀色短髮隨著肢體擺動,勾人的眼眸不笑而媚,薄唇一開一闔如誘人的櫻桃,纖細的身形在這莊嚴的會議裏顯得格格不入,原該是讓人憐惜的花朵不應開在殘酷的戰場上。
竹中重治是豐臣秀吉麾下唯二的軍師,在冷艷的外表下,是詭計多謀和不二忠誠。
雖然台下的人一臉正經的聽著解說,但眼神不是停留在地圖上,而是竹中身上,至於說話的內容…那些人恐怕也只是享受那悅耳的聲音如音樂般流轉,穿過耳際。
無所謂,能幹的軍師早就替他們準備好重點,只要回去看一下,大致的局勢和策略就可以了解。
精明如他的竹中半兵衛怎麼可能不知道大家的心思,因為過於亮眼的外表早就習慣成為眾人的焦點,無奈的讓人用眼睛吃豆腐,不論是男是女。怕將領們受到自己的影響而沒有把心思放在會議上,竹中很認命的幫大家準備好講義,解說只是個做做樣子,他內心依舊抱著希望,期待有人會厭煩這樣遊戲,好好聽他說的內容,但事情並沒有它想像的這般簡單,已經三年了,該上軌道的都已經上軌道了,唯獨這件這群色老頭一點長進也沒有,依舊把眼光都放在他身上。
屏除死性不改的色性外,這些人算是很有兩把刷子,智謀和勢力都不容小覷,都是豐臣秀吉不可缺少的部下,萬一少了任何一方都會失衡,維持這樣的巧妙平衡當然也是軍師重要的工作,所以竹中也只能先暫時讓情勢這樣的走下去。
 
* ** *
 
形式的會議終於結束了,竹中回到自己的房間內。最近的局勢已臻穩定,可以好好的想一下如何解決眼下的事情,放了這麼久的問題再逃避下去也不是辦法。知道問題點在哪,但是卻無從解決。
「半兵衛,今天的會議狀況如何?」一名身高近乎兩百公分的巨漢,穿著漢裝潢差不多風格的大紅衣衫走了進來。
「秀吉你來了。」竹中放下手邊的閱卷。
豐臣秀吉隨性的坐下來。「最近的局勢已經比較穩定,下一步打算怎麼走。」
「接下來需要觀察一段時間,不宜輕舉妄動。最近我想要處理另外一件事情,它已經拖太久了。」竹中無奈的捂住額頭。
「哦?什麼事情可以讓你拖這麼久?」
「眾將領還是沒有把心思放在會議上。」
這件事情竹中已經跟豐臣秀吉會報過了,但豐臣認為這不是最緊迫的問題,所以一直擱置,但沒有想到都已經過了這麼多年,竟然還沒有解決。
就在這麼時候,窗邊出現黑影,想也不用想是誰來了,只有這個人從不走大門,把大阪城當自己廚房四處遊蕩。
「慶次,既然都來了,何不進來?再多條命也不夠你摔。」
「唉呀!沒想到這麼快就被發現了。」從窗外跳進來的是一名挽著棕色長法的青年。「有什麼煩惱說來聽聽。」
「嗯…」竹中撇了豐臣秀吉一眼,猶豫要不要和慶次討論這個問題,雖然不難以啟齒,但卻非常棘手。
「半兵衛你就說吧,慶次的鬼點子最多了。」
「這…好吧。」反正自己也想不出什麼好辦法出來。「每日的早朝,眾將領總是把注意力放在我身上,完全沒有在聽我分析的內容。」
慶次搓搓下巴。「原來如此…我想想」慶次望了竹中好一會兒,從上面看到下面,再從下面看到上面,裡裡外外好像都看了一輪,結論是…
        白皙的肌膚透出粉櫻色的紅潤,過分端正的五官,上揚桃花眼、如黛柳眉、誘人雙唇,水蛇般的細腰、瘦弱的肩膀,令人想要好好的捧在手裡呵護。
        竹中很少被人看的如此囂張,一般人在看也只是匆匆掃了一眼,誰像慶次這樣看的毫不避諱,而且越來越大膽。忍著想要發飆的衝動,竹中冷冷的問:「有結論了嗎?」
        「呀!」慶次被竹中的聲音拉回現實,太可怕了,自己不小心竟然跌進去了。輕輕嗓子說:「我覺得問題出在你的臉。」
        「嗯哼。」竹中冷哼一聲,他等著慶次的結論,看了這麼久,要是一點想法都沒有,他會用關節劍把慶次從天守閣丟下去。
        「所以只要你把臉遮起來就沒有問題了,對吧。」慶次痞笑。
        「嗯…」竹中暗自打量,這的確不是最直接簡單的方法,為什麼他會沒有想到?習慣於機關算計卻解決不了簡單的問題,自己想的太複雜的吧。「我會好好考慮。」
        「就說慶次一定會有辦法。」豐臣秀吉拍了慶次肩膀一下。「慶次,我們一起出去巡視吧,半兵衛還有公事要處理。」
        「嗯。」慶次隨著豐臣站起來。「我對你們街上的那間酒舖甜點很有興趣,一起去吃吧,順便幫你帶一份回來吧,半兵衛。」
        「嗯…」竹中仍在沉思,沒有很注意慶次在講什麼。
 
* ** *
 
隔天一早的朝會,眾將領看到竹中一眼後,馬上低頭看著竹卷。竹中見到眾人的反應相當的滿意,不枉他昨日設計了的一整天要戴怎樣的面具。
只有掩去上半臉的面具由深紫色的緞布所製成,兩條緞布交叉在鼻樑上,僅讓他露出雙眼,竹中卻不知這樣的遮掩,只顯得他的雙眼更加的漂亮,整個人散發出更冷艷的氣質,擁有不可侵犯的高貴霸氣。
眾將領看到驚為天人,但也沒有抵抗力繼續看下去,只好偷偷捂住鼻血,低頭看竹卷來掩飾尷尬。
但在竹中眼裡可不是這樣看的,他認為大家是因為看不到他的面容而對他失去興趣。沒想到這麼簡單的方法,成效卻是意外的好。
退朝後,竹中回到房間裡休息,但是一走進房間內,卻發現來了一位不速之客。
「喲!竹中你會議結束囉,這是昨天買的甜點,幫你送過來了。」慶次拎了一袋用油皮紙包好的紅豆餡餅。
「現在才送過來?會不會太晚?」沒有辦法,昨天和豐臣秀吉喝掛在酒店裏。
竹中發現慶次看傻了眼,忍不住在叫他一聲。「慶次?」
「不好意思…」慶次不好意思的收回視線。「你確定你要帶著這副面具去嗎?」
「當然,這也得好好的感謝你,今天的會議非常的順利,大家都很認真的看著竹卷。」竹中拿下面具繼續說。「這副面具做的還不錯吧。」
「這樣呀,你覺得有效就好…」慶次暗自想,看來這些老將們辛苦了…不知他們什麼時候會因流鼻血而亡。

-------------------------------------------------------------
我必須承認把竹中寫的有點「受」
(跪..是很受,對不起呀~我的竹中女王ˇ ˇ)
至少我沒有把S和M寫出來(自己滾開)

我想應該會有人看的出來我的是什麼配對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