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斷‧江清】

關於部落格
どこか 私の青い鳥。 愛というは何でしょうか。
  • 3246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戰國basara同人文】大哥的航海日記(雙元) 中

元親逃離房間後在甲板上遇到副船長。
副船長看到元親今天特別晚起床,忍不住虧了一下。「呦!難得你睡這麼晚。昨晚和美人一起渡過美好的夜晚,不願意起來嗎?」
「別損我了,阿倉。」副船長是這艘船唯二知道毛利身分的人。
「自己做的事情,自己要承擔呀!我是無所謂啦。只要他不要把船搞沉了就好。」
在毛利說出自己的名字的時候,元親就知道自己闖下大禍了,不過做都做了,總不能把他丟到海裡吧,乾脆將錯就錯繼續裝成不知道。
元親巡視了全船後,端著簡單的早餐到房間。「毛利你起床了嗎…」元親小聲的叫著,萬一還沒有睡醒,等下應該會被轟出來。
「嗯…」毛利已經換好衣服站在窗前。
「用個早餐吧,我想你應該餓了。」元親將早餐放在桌上,一起坐下來用餐。
毛利撇頭看了一下桌上的食物,一杯熱湯和乾糧麵包,跟平常吃的東西也差太多了,不禁讓他微微皺眉。
「簡單的東西,希望你不嫌棄。」元親再度咬了一口麵包。「其實他們還不錯。」
「嗯…」毛利也別無選擇,走到桌邊剝了一塊麵包沾著湯吃,沒有什麼味道的麵包加上香氣乏味的濃湯,這樣的東西為什麼吞的下肚?
「其實味道還不錯對吧!」看到毛利願意吃,元親滿意的笑著。
這人的味覺絕對有問題,毛利暗暗的想。
「吃完之後,等下去甲板上看看吧。可以同時享受大海和陽光。」
 
    ***
 
在船上的日子過的很平靜,有人每天會雙手奉上三餐,雖然食物不怎樣,但餓不著。三天兩頭的海鮮大餐倒是還不錯,毛利從來不曉得魚可以這麼好吃。
毛利坐在船桅上享受陽光,最讓長曾我部不解的是為什麼毛利曬了這麼多太陽,肌膚依舊保持白皙,而且看起來越來越健康。
「毛利!你看我這次捕到了什麼?」元親舉起剛剛捕到的旗魚,頭髮上還才留著些許海水,在陽光下閃著耀人的光澤。
「這次要怎麼處理?」毛利第一次看到這麼大隻的活魚,稍微目測一下最少有一百六十公分長吧。
「嗯嗯,我想想…這麼大一隻就來做生魚片吧。大夥兒今晚可以加菜了!」元親高舉戰利品現給全船的人看。
「耶!終於輪到我們了!」往常元親捕到的小魚都只煮給毛利吃,今天很難得捕到大魚夠全部的人吃,大夥兒都很興奮。
「這是當然。」同樣是全身濕漉漉的阿倉披著一條毛巾走過來。「這次我也有功勞,怎麼可以讓你一個人獨享勒?」
「唉喲!讓我炫燿一下有什麼關係。」
「我只是幫大夥看清事實。」
全船的人鬧哄哄地笑成一團,唯獨毛利一個人繼續坐在欄杆上看著這一切。真是複雜的感覺,好似有什麼東西攪在胸口,眼前的這群人真是礙眼,就向擋住陽光的烏雲一樣,想撥都撥不開。
毛利默默的離開甲板,走回房間。
眼尖的元親察覺到毛利的異狀,但是現在就去找他,應該會馬上被轟出房間吧,真是哀怨,明明是自己的船卻連房間都會不去呀!元親苦笑。
 
****
 
太陽緩緩的沒入海平面,雲朵被染成橘紅色。大夥同心協力的處理掉這條大旗魚,絲毫沒有浪費的處理每個部分,先切下最好吃的部位當生魚片,魚骨拿來熬湯,在放上跟人臉差不多大的魚頭,真是豪邁非常的一餐。
「大哥,你今天不留在餐廳一起用嗎?」
「你就讓他去陪陪愛爾蘭精靈吧。」阿倉笑笑的說。「晚上他可有罪受了!」
「謝啦!」元親端了一托盤的大餐走進房間,就看到毛利正坐在書桌前看卷子。
「吃飯囉!」
「哼!」毛利用力的闔上書卷,看著送到眼前的晚餐。
「別不高興了,這條魚這麼大,只有我們兩個人也吃不完,不過我還是偷偷拿了最好吃的部位!」元親夾了一塊生魚片送到毛利嘴邊。
毛利不情願地張開嘴吧,魚肉滑順的口感、鮮甜的味道、彈牙的咬勁征服了毛利的味蕾。
看到毛利滿臉幸福的樣子,元親暗自竊喜的夾了一塊魚肉丟到嘴裡。
「味道真不錯,再吃一點吧毛利。」
意識到自己失態的毛利馬上板起臉孔。「我才沒有不高興。」
「是是是,也吃點其他的東西吧,這是用魚骨熬的味噌湯也不錯。」
「嗯。」
 
毛利很滿意的吃完這一餐,可能是因為元親近可能地服侍他吧,現在想想他還真是茶來伸手、飯來張口,連在中國也沒有這麼囂張過。
元親邊收碗盤邊說:「雖然說最近這幾天天氣不錯,但這幾天可能會起風浪,你要是坐在欄杆上,要小心點。」
「嗯…知道了。」
「那我先把碗盤送回去,晚點就回來,你就趁現在洗個澡吧。」元親已經了解毛利的生活習慣,基本上吃完飯休息一下之後,他就會洗澡,然後乖乖睡覺,生活作息比老人還要規律。
毛利確定元親離開後,走進浴室淋身沖澡,元親用的不知道是哪一種藥草,散發處淡淡的清香,有種安定心神的效果。
沐浴完後,毛利換上元親替他準備的單衣,這件是元親原的衣服,所以穿起來有點寬鬆,但有總比沒有好,他可不想這麼長的日子裡都穿著同一件衣服。
這時元親走了進來。「你已經洗好啦,那你先睡吧,我晚點就來。」
「你快一點,我不想快睡著的時候被你吵醒。」
「好…」
元親覺得毛利可愛極了,雖然有點難伺候,但是反應相當有趣,心理在想什麼很容易被摸透,聽說中國的毛利元就是個冷靜多謀、詭計多端的冷血武將,但是元親實在是看不出來,在他眼中毛利是個生活作息像老人、滴酒不沾、總是嘴裡不一愛鬧氣的傢伙。
 
****
 
今天用完午膳後,毛利一樣坐在老位置曬太陽,漫無目的的看著平靜的海面,碧藍的天空沒有任何雲朵,海鷗也是三三兩兩的飛著,整座大海異常的平靜。
阿倉從船長室走出來,正好看到毛利又坐在欄杆上。「毛利你今天還是這麼準時的來這裡報到。」
看到毛利沒有打算回答的意思,阿倉無所謂的聳聳肩繼續說:「這片大海的景色很美吧。」
毛利坐的位置剛好是整座船視野最好的地方,而且剛好在船長室的旁邊,坐在這裡可以透過窗戶看到元親在裡面做什麼,這也是毛利為什麼要選在這裡的原因吧。
阿倉繼續說:「海上的風說來就來說走就走,你坐在這裡要小心點,很容易落海。」
「嗯。」
時 間繼續推移,不知不覺金烏整準備歸巢,但不知哪飄來的烏雲遮住陽光,海風發狂似的推著海盜船。
突然一陣狂風吹來,毛利還來不及反應就落海,元親感覺到船體的強烈搖晃,馬上衝出房外找毛利,發現他沒有坐在老位置上,立刻知道情況不妙。
「元就!」
「大哥!不好了,剛我看到有人落海!」
「什麼?」
來不及脫下外套,元親馬上跳入海中尋找毛利的蹤影,因為太陽已經快要下山,所以視線相當模糊,黑暗籠罩眼前,到底該往哪個方向尋找?毛利是個旱鴨子,從他的習慣就知道,能不用浴桶就不用浴桶。
該死!元親第一次這麼毫無辦法,該繼續往下游嗎?還是該浮出水面找?就在元親準備往回游時,他發現前方有個白色物體,是他!
毛利已經失去意識,任憑海水將他帶入深淵,元親奮力將他到水面。「元就醒醒!」
阿倉早就準備小船在海面等他們,一浮出水面,元親馬上將毛利送上小船,自己也爬上去,先幫毛利做人工呼吸,小心翼翼地將肺部的海水壓出來。
「阿倉!快點將小船拉回去,他失溫的太嚴重。」
「是。」
 
----------------------------------------------------------------------------

待續>>

大哥毛利不會游泳呀!!
快救他!!~
首先是人工呼吸(咦)
眾:作者你到底想要做什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