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斷‧江清】
關於部落格
どこか 私の青い鳥。 愛というは何でしょうか。
  • 3254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西禔‧醉蝶 < 第 二 章 >

闍城內,一間掛滿華麗布幔的童房,傳來小小的酣聲。 兩名幼童側著身子,睡在一起。 黑髮與金髮散亂的交錯,像是黑夜裡不該有的陽光。 深紅色的眼睫毛微動。 西蒙緩緩張開雙眼,好奇的盯著禔摩看,為什麼男孩子可以長的這麼漂亮? 小指頭捲起金髮,用髮梢搔癢禔摩的鼻子。 「嘻嘻嘻…禔摩未免太厲害了吧,這樣還能繼續睡,他─有幾晚是像這樣可以安心睡覺的…?」 望望牆上鑲著金飾的巨大擺鐘。「已經十一點了!為什麼沒人叫我床?今天要上課!禔摩醒醒、醒醒,再不起來我叫要被罵了!」西蒙緊張的搖著禔摩。 和周公下棋才下到一半,就被一陣巨大的晃動被迫離開,禔摩睡眼惺忪的看著西蒙。「發生什麼事了…?」話剛說完,禔摩又睏的倒在床上,這被子好軟好舒服。 「禔摩,你還睡!再不起來就要被父皇和老師罵了,今天要上課,而且還是你上課的第一天。」 昨晚,西蒙再度被闍皇召見,闍皇向西蒙表示願意讓禔摩留下,可以讓禔摩與西蒙一同受教育,以備未來禔摩可以更有效的輔佐西蒙。 「上課!」禔摩像是聽到什麼驚喜似的,馬上跳起來。「我也可以嗎?真的嗎?」 「嗯。」西蒙走下床,幫禔摩拿了一件昨晚剛完成的正式華服,白色為主要色調,繡上銀色的緞子和高貴的荷葉邊,帽子還鑲著矛盾的銀製十字架。「禔摩,你快穿上。」 「嗯。」禔摩似乎很想快點穿好,無奈他根本就碰過這麼多層的衣服,越是心急,事情就越糟,不知道怎麼穿的,衣服和人全結在一起。讓西蒙不禁失態的笑了出來。 「天阿!禔摩,你怎麼穿成這樣?」看不下去的西蒙,幫禔摩把他身上的布塊一件一件拆下來,再幫他重新穿上。 連件衣服都穿不好,禔摩羞的低下頭來,還小聲的說:「衣服為什麼有這麼多層,麻煩死了。像我以前就只有一件而已,多方便阿!」 「好了。」西蒙幫禔摩穿好後,還在禔摩身旁繞了一圈,滿意的點點頭。 「沒時間看了!禔摩我先去吃飯,在不快一點,就要遲到了!」 * * * * * 餐廳─ 長桌上,擺著世上罕見奇珍異寶、可口佳餚,禔摩睜大了眼,又是一副鄉下土包子樣的看著桌上的食物。「西蒙,怎麼會有這麼多東西,大家都會一起吃嗎?」 「大家?你是指父皇嗎?他應該已經吃過了。」西蒙坐上右邊數來第三張椅子,讓仕女幫他打理用餐事宜。 禔摩搖搖頭,然後坐到西蒙的旁邊。「不是,我是指站著的這些人。」 「他們會另外在其他的地方吃飯。」 禔摩點頭,他又了解這皇宮一點點,他有樣學樣的模仿西蒙使用刀叉,將所有的肉片和吐司切成小塊,再細細品嚐其味道。雖然刀子很利,但是總有股說不上的困難感,看到西蒙切的如此俐落,禔摩心想,以後絕對不可以惹禍西蒙,不然不知道會不會被他切成那麼小塊。 「禔摩~你這樣切太慢了,要吃到什麼時候,阿!已經快十二點了!我幫你切比較快啦!」不等禔摩反應過來,西蒙已經將他的餐盤搶過來,迅速的切完後,還拿起叉子餵禔摩吃。「不可以說不要,因為這樣比較快。」西蒙餵完禔摩後,細心的當禔摩沾在嘴邊的肉汁餐乾淨。「這樣感覺上,好像是父皇和爾。」 「爾?」陌生的名字。 「冰爵‧爾,我最喜歡他了!爾他人很好,還很能幹,是父皇最得意的助手。禔摩,你以後也當我的助手好不好,這樣我們就可以一直在一起了。」 「好。」 「那我們快走吧,我帶你去我們上課的地方,那裡不只我們而已,還有其他貴族的小孩也會跟我一起上課。」西蒙牽著禔摩的手衝出餐廳。 「那我可以認識更多人囉!」 「嗯,不過你可別和他們玩的太近。」西蒙的手握的更緊了,還微微的發抖。 「為什麼?他們很兇嗎?」 「不是…」西蒙的頭低了,還停頓了好一會。「因為…我怕…你會跟他們走…」 禔摩緊張的大叫。「怎麼可能!西蒙,我不會的!你放心好了。」 「嗯…」 * * * * * 西蒙領著禔摩來到一座從闍城主堡分出的建築物。屋內四壁架起通天的書櫃,房間中央擺了幾張桌椅,還有一個人體模型和黑板。 那椅子上已經作上幾名和西蒙年紀相仿的幼童。西蒙拉著禔摩要他坐在自己隔壁的空位,一名身穿紅色華服的孩童,靠著椅背斜眼打量著禔摩。「我沒見過你,你是哪來的?」 聽到這種輕謬的口氣說話,西蒙怒眼瞪著希恩。「希恩,希望你說話注意你的口氣,他是我的朋友‧禔摩。」 希恩依然不改那副不屑樣。「禔摩?沒聽過,原來是西蒙王子從外檢回來的雜種。」 雜種,禔摩知道這極為鄙視的名詞是在指他,可是他無力反擊,他沒辦法,因為這是事實。 碰!誰都沒想到,西蒙竟然撲向希恩,揪起希恩的領子,在地上扭打起來,其他人看到這種情形,絲毫沒有想阻止的意思,反而在一旁助焰、叫囂,只剩禔摩不知所措的呆在一旁。 正當事情發展到最烈的時候,大門被打開了,走進來一名匝著馬尾的金髮男子─爾!他立刻將兩個還沒吵玩的小孩分開,他把希恩抱了起來,檢查他的傷口,雖然他們都還小,不過西蒙的功力卻和希恩有明顯的差距,還好西蒙還有點理志手下留情,希恩的傷口不用特別醫治便可自行復原。他將拍去希恩身上的灰塵。「好了,希恩你先回去,剩下的事情老師會處理。」 「恩。」希恩點點頭,趾高氣揚的看了西蒙一眼,就和他家的女僕一起回去了。 「其他的人也先回家好不好,老師有事情要處理。」爾說。 其他人聽到今天不用上課,高興的歡呼起來,至於剛才的是好像不關他們得是一般。 終於,屋內只剩下爾、禔摩和西蒙狼狽的坐在地上。爾同時抱起西蒙和禔摩問:「西蒙剛剛為什麼打架?」 「因為他罵禔摩是雜種。」 爾表面上雖然沒有說什麼,但從他冷冷的眼神看的出來,他生氣了。「那麼是你先動手的?」 「嗯。」 「怎麼那麼沉不住氣,萬一被闍皇知道下場會很慘,你知不知道!而且你這樣做…看,禔摩被你嚇哭了。」 聽到爾這麼說,禔摩忍不住將臉塞進爾的懷裡哭了出來。西蒙見禔摩哭,自己也將臉埋在爾的胸前,但是他沒有出聲,他怕被別人發現…他在哭。 當爾送他們兩個進房時,闍皇突然從旁走過。「爾,這兩個小孩怎麼了?」 爾笑笑著搖搖頭。「沒事。」 「沒事?爾待會你跟我出去一下。」 「好。」 爾將兩人安置在床上,因為他們都哭累了。 * * * * * 西蒙和禔摩又不知睡了多久,直到有人叫醒他們,要他們用餐。 嗜血族和一般人不一樣,一天只用兩餐。起床時,已經先吃過一餐了,現在還有一餐。 兩人急急忙忙的到了餐廳用餐,因為,這一餐闍皇和爾都會和他們一起享用,他不能遲到讓父皇等。 兩人衝到門口,卻發現氣氛分外凝重。 闍皇淡淡的對西蒙說:「停,西蒙你就站在門口,禔摩你過來坐下。」 禔摩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但是他只能看著西蒙,自己乖乖的坐到用早餐上的位子。 闍皇見禔摩坐好繼續說:「你回房去,你應該知道為什麼,想想我平常是怎麼告訴你的,你又做了什麼事。」 西蒙咬緊下唇,父皇那雙冰冷的眼睛,他不敢直視。「是。」 看著西蒙獨自離開的背影,禔摩覺得好心疼,更覺得自己不應該待在西蒙身邊,如果沒有他,西蒙就不會闖禍,就不會被罰了吧,他果然不應該存在,他…終究還是…低賤的下民… 「禔摩。」闍皇的喚聲,喚回禔摩沉淪的意識。 「是,闍皇大人。」禔摩抬起早已泛紅的雙眼。 「這不是你的錯,這是給那孩子的試驗,你無須自責,了解嗎?」 「禔摩了解。」雖然這麼說,但是他還是會難過。 接下來,用餐的這段時間,都沒有人說話,只是安靜的用餐,怕一個不小心,在擦出不必要的火花。 禔摩吃的比平常急,因為他想早點回去看西蒙,正當他要走的時候,他被爾欄住了,爾塞了一塊蛋糕在禔摩的懷裡,小聲的說:「偷偷帶回去給西蒙吃,不要被闍皇發現喔。」 禔摩高興的點點頭,飛奔似的跑回房間,小小的身影快速的消失在黑暗的走廊盡頭。 闍皇無奈的搖搖頭說:「你就是那麼寵小孩,萬一哪天西蒙被你寵壞了,怎麼辦?」 爾不甘示弱的像個小孩對闍皇吐舌頭:「像你這麼兇才會把小孩嚇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