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斷‧江清】
關於部落格
どこか 私の青い鳥。 愛というは何でしょうか。
  • 3246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戰國BASARA】落花‧破(瀨戶內)

今日的毛利元就忙得特別晚,原本已經收拾完所有的雜物,但是井上元盛一個「不小心」打翻所有的宵夜,讓他不得不繼續清理地板和餐具。
元就走在回小屋的小徑上,微涼的夏風吹過竹林敲出令人毛骨悚然的聲音,月亮已經掛在正中央,看得出來夜已經很深,明天一大早還必須去打水,還好現在的天氣已經比之前暖和很多,不然手恐怕又要凍僵了。
突然!眼前竄出一個黑影。
 
「是誰!」元就警戒得大叫。
但是悲哀的是就算他叫得再大聲也不會有人聽見,這方圓十里內恐怕只有他一個人。
鎮定下來仔細觀察眼前的人。他有腳和影子應該是人。
月光下,那人的頭髮閃著淡淡的銀光,頭上梳著一個小髮髻,簪著一朵紫色菊花,略長的劉海掩蓋不了他的透徹的雙眼,就像是傳說中月下的竹姬公主。
「對不起…我迷路了。」那人說。
「嗯?」這麼突然,毛利元就也不知道回答什麼。
「請問方便讓我借宿一晚嗎?」
「但是我住的地方很破舊…」
「沒關係,只要有地方住我就很滿足了。」那人帶著淺淺的微笑說。
「那請跟我來。」元就不好推辭,只是諾諾的說。
兩人一前一後的走回小屋,兩人只是默默的走著,沒有繼續對話,元就還在猜他是誰,這裡這麼大且偏僻,怎麼會迷路到這裡?
衣穿著來看,這個人肯定是貴族,一般的人沒有辦法穿這麼高級的和服,依他的外表判定,年齡應該和自己差不多,但是他沒有看過。
 
推開快脫落的老舊門板,元就將床鋪整理一下請他坐下來。
「你就先坐這裡。」
「謝謝你。」
元就拿出的簡單乾糧和水。「這給你。」
「謝謝,忘了自我介紹,我叫姬若子。」
「我叫元就。」元就沒有說出姓氏的打算,這也表示他表明了他的身分。
「我和家人出遊,但是途中遭受到山賊的攻擊,所以逃了出來。本來以為可以回到原處,卻誤入竹林迷路了。」
「因為最近安逸國動盪,這附近的山賊逐漸橫行。你應該不是安藝國的人吧,因為山賊的關係,已經很少人會經過這一帶了。」
「是的,我住在四國。並不清楚這一帶的狀況。」
「我幫你燒點熱水洗澡吧。」
「謝謝你。」
「那你先洗澡,等下我出去避一下。」
「那不如…我們兩個一起洗吧。」
「但是這樣很不適合…」
「這樣比較省時不是嗎?不然這樣我也會很不好意思,還特別麻煩你。」
「沒關係,你是客人…」毛利很猶豫,竟然要和女孩子一起洗澡,不!就算是跟的一次見面的陌生人一起洗,他也不敢。
「已經很晚了,我們兩個在這樣繼續爭執下去就不用睡覺了。」
「但是你…」
見元就這麼三催四請還是不動,不如自己先動手,不過就是生個柴火有這麼困難嗎?「那我自己來。」
「等一下!怎麼可以讓客人動手,我來就是。」說不過姬若子,毛利只好硬著頭皮燒熱水。
「但是等一下我們洗澡必須背對背。」
「沒問題。」
 
元就開始燒柴,用樹枝簡單的架起一個橫桿,讓他好燒熱水,等水熱了之後再將他倒至剛打好的井水中,調整最適合的水溫。
元就邊燒熱水邊說:「這一帶的樹林很大,要找人恐怕不容易,雖然我很想幫你,但是現在我沒有力量。如果你明天還是找不到家人的話還是可以回來這裡住沒有關係,這是我唯一可以幫你的。」
「謝謝你。」
「不客氣。」元就沒有勇氣回頭看姬若子的表情,自己什麼忙也幫不上,除了這個小屋是他的堡壘,他沒有辦法拿出其他的籌碼。
「我也來幫你吧。」姬若子蹦蹦跳跳的跑到元就身邊。
「為什麼你還笑得出來?你都不擔心嗎?」元就納悶的看著姬若子。
「擔心?會呀!可是我很高興在我遇到困難的時候有你幫我。」
瞬間元就的心跳漏了兩拍,原來即使自己淪為下奴,還是有人願意敞開心胸接納他。
「你好厲害,竟然可以一個人生活。」
「沒有啦。」元就再次試了水溫。「這樣就可以了,等一下!我拿我的衣服給你穿。」
「好的,謝謝你。」
 
洗澡的時候元就完全不敢回頭,非禮勿視這點道理他還懂,只是元就的臉紅得像蝦子一樣,迅速的洗完後,馬上逃出屋子去數星星。
等自己冷靜下來之後,姬若子也走出屋子。
「元就…我洗好了。」姬若子洗盡一身的灰塵,看起來更加靈空脫塵。
「今天時候也不早了,早點休息吧。」
「嗯。」
元就本來打算把床讓給姬若子睡,但是姬若子堅持兩個人一起睡,這間屋子除了床以外,也沒有其他地方可以讓元就休息。
「好吧。」不管甚麼事情都說不過姬若子的元就,只好乖乖的躺在床上一起睡覺,明明今天是第一次見面,但兩人的互動卻像是認識很久的朋友。
 
***
一大早,天才透出微微的白光,元就自動地醒來,他必須比一般人的樸役更早起床,一位他的工作量是其他人的兩倍,上至打掃下至廚房,幾乎每個工作都有他的份。元就小心翼翼的將沒被重新幫姬若子蓋好,可能是昨天太累了,線在睡得很沉。
將已經晾乾的衣服幫姬若子摺好放在床邊,晚上回來的時候不知道還能不能看到他,很久沒有遇到對他這麼親切的人了,認識一天的朋友…。
留下紙條,元就趕快去工作。
 
忙了一天以後,元就拖著沉重的步伐回到只屬於自己的小屋,姬若子應該已經離開了吧,希望他留在衣服旁邊的乾糧他有帶走。離屋子大約還有十幾公尺遠,但卻隱隱約淤看到窗戶透出亮光,姬若子沒走?
元就忘了一身的疲勞快色的跑回家,一把開門各種野味的香氣撲鼻而來。
「你回來了!」姬若子正蹲在爐前,身旁還有許多野菜和已經奄奄一息的肥魚。
「你怎麼還沒有離開?」元就闔上門,走到姬若子身邊。
「我找了,可是路和我印象中的不太一樣,不知不覺走到河邊,看到幾隻魚就想抓回來給你吃啦。」他舀了一碗湯給元就。「你喝喝看味夠不夠。」
混著山的味道,帶著淡雅的口感,這是他喝過最好喝的湯。
 
看著元就滿臉幸福的表情,姬若子驕傲的說:「這些全部都是我撈的魚和我採的菜喔!好喝吧。」
「太厲害了姬若子!未來你一定會是一位好內助。」
姬若子笑而不語,再為元就添了一碗湯。
「真希望你可以永遠留在這裡。」
 
聽到元就說出心中的願望,姬若子不禁臉上一紅,羞羞地低下頭。
元就以為是姬若子感到為難,立刻改口說:「不用太在意我剛講的話,我沒有強迫你留下的意思。」
「不!我沒有不願意,我也很高興可以交到你這個朋友。」
「嗯!」元就露出久違的笑容。「你也一起吃吧。」他也幫姬若子盛湯。
「謝謝你,元就。」
 
兩人滿足得吃完一餐,剩下的幾條生魚切開洗好,掛在窗邊風乾成魚乾,以後要吃就隨時可用。
煮飯的是姬若子,收拾的工作當然交給元就。
「明天我休假,要和我一起上山嗎?」元就問。
「上山?」
「因為柴火快沒有了,所以必須再去補,而且我也想帶你去看我的秘密基地,那裡很漂亮,你一定會喜歡。」
「好!」姬若子爽快的答應,然後他始動手燒水。「等下就來洗澡吧。」
元就臉瞬間刷紅,雖然昨天已經一起洗過了,但是他還是不習慣,只能諾諾的回了一聲。「嗯。」
 
洗去了一身的髒汙,兩個人背對背的躺在床上準備睡覺。元就突然想到什麼似的跳了起來,跑到外面。
「你在這邊等我一下。」
 
大約過了兩刻間,元就手上抱了一疊衣服,氣喘呼呼的跑回來。「姬若子,你看!雖然這些是舊衣服,但是你現在身上這件弄髒就太可惜了,明天你就換上這個吧。」
「你怎麼會有這些衣服?」
「這些是他們今天要我處理掉的,因為太小件沒有人穿得下,但是我覺得你應該可以,所以就偷偷藏起來。」
「快讓我穿穿看。」姬若子開心地抽走其中一件衣服。
雖然是下人的衣服,但似乎是職等比較高的僕役,衣服的材質明顯比元就身上的好一些,藕紫色的麻絲混了一點棉,質地柔軟,上面繡著幾朵白色的小花,姬若子穿起來下擺略短,露出整節小腿骨。
「這件會不會太小?要不要換件大的。」元就臉紅的說。
「不用呀,這樣比較好活動。」姬若子轉了一圈。「好看嗎?」
「嗯。好看。」元就發出內心的讚嘆。
「謝謝你。」姬若子大方的接受讚美。
「時候不早了,我們快睡吧。」
「好。」
***
 
太陽緩緩的探出頭,金色的陽光散在沾著露水的枝葉上,鳥鳴吱吱喳喳得擾醒元就,習慣早起的他,即使是修來是很早起,不忍搖醒仍在熟睡的姬若子,自己梳洗過後順便整理今天上山需要的物品,倉庫裡什麼東西不多,就屬工具最齊全。斧頭、鐮刀、鏟子都不缺,正當元就整理到一半,姬若子被吵醒了。
「你起來了?」元就小心的問。
「嗯…」姬若子還沒有完全睡醒。「不是說不要叫我起床…嬤嬤…」
看姬若子完全忘記自己在哪,好笑的說:「你可以繼續在睡。」
「嗯!」聽到這聲音,姬若子完全醒了。「元就!不好意思,我剛睡糊塗了。」
「沒關係,早膳我已經準備好了,可以吃囉。」
「好。」
 
元就將乾糧、水袋裝好,為了避免被劃傷,工具用紙巾再一層封好。他打算入深一點的山砍柴,那裡的人煙稀少,但是相對之下木柴也比較多,重點是那裡有專屬於毛利元就的秘密基地。
兩人快速的解決早餐,元就揹起布囊牽著姬若子的手:「你要跟緊我,萬一你走丟了,我也一定會找到你。」
「嗯。」姬若子好笑的應了一聲。
 
元就根本就忘了姬若子走就有能力補魚和採集。
 
早晨的陽光透過枝葉間的縫隙撒下,嫩綠的芽苞一點一點地簇在樹間,風輕輕地拍打衣擺,清爽宜人。
元就邊走邊說:「父親大人不喜歡我跑到山裡面,因為他說太危險了。」
「我父親也是這麼說,所以我都偷偷跑出來。」姬若子認同的說。
「我也是!」元就指著遠方的樹林。「我們去那邊砍柴吧。」
「好。」
 
兩人走到樹林前,樹林長的不高、樹枝也不大,一個人砍就很夠了,元就取出斧頭,對姬若子說。
「姬若子,你站遠一點,免得受傷。」
「好。你小心一點。」
 
今天砍柴有人在旁邊加油,讓元就今天砍的特別順利,姬若子靜靜的將木柴捆好,兩個人合作無間。元就看柴已經砍得差不多了,準備收斧頭。
「你累了嗎?」姬若子問。
「不會呀。」
「那就在砍一點吧,我們有兩個人可以背。」
「可是…」元就本來沒有打算讓姬若子幫忙。
看出元就的猶豫,姬若子接著說:「你拿多一點,我拿少一點,這樣就可以了吧。」
「好吧。」不知道為什麼元就粽是會被姬若子牽著鼻子走。
 
時間過得很快,等兩個覺得累的時候,太陽已經快走到頭頂,額上滲出一層薄汗。
「姬若子,我帶你去一個地方。」元就帶著姬若子前往祕密基地。
 
***
 
銀色的水流從高聳的崖壁上飛瀉而下,奔流至潭水時機發出一朵朵的浪花。潭水是一股清澈的藍,被鬱鬱的的樹林圍繞。在下游,平坦的岩石堆疊又形成好幾串小瀑布。
「這裡好漂亮。」姬出子不由自主的說。
「對吧,這裡是我的秘密基地。現在這裡是我們的秘密基地。」
「嗯!」姬若子放下肩上的木柴,飛快的跳到石頭上跳舞。
姬若子彷彿是一翩翩飛舞的蝴蝶,張開的衣襟是美麗的翅膀,陽光下閃閃發光,元就一時之間看傻了眼。
「元就也一起來呀!」姬若子不由分說的抓起元就的手。
「我不會跳…」元就緊張的想揮開手,但沒想到姬若子的力氣這麼大,怎麼甩也甩不開。
「跟我一起做就好啦。」姬若子帶著元就的手,隨著自己一起擺動。「不會很難,對吧。」
「嗯。」
元就有樣學樣的跟著姬若子在石頭上旋轉,有一下沒一下的跳著。將所有的不愉快和顧慮拋在腦後,回到自己該有的純真,忘我地和姬若子嬉戲。等兩個人終於玩累了,兩人才心滿意足的躺在樹蔭下喘氣。
舒服的躺在柔軟的草皮上,任風恣意吹拂,鳥鳴像似跳動的的音符旋律悅耳。
「好久沒有這麼開心。」元就說。
「我也是,父親答先我的身體若,所以都不讓我出去玩,要求我修身養性、美德美育…。」姬若子抱怨說。
「你也很辛苦呢。」
「還好啦,我了解父親是疼愛我才會這樣。」
「我也有個疼愛我的父親,可是他在幾個月前離開人世了。」
姬若子握住元就的手。「你的父親一定會在天上保護你、看著你,所以你不可以難過。」
「謝謝你,我好多了。」
「今天我們就忘記所有不愉快的事情吧。」說完,姬若子噗通一聲的跳進淺潭內,開始奮力地向元就噗水。「快下來玩!」
「你竟然波我水。」元就不顧形象的跑進水潭,死命的向姬若子潑水。
「你!」被元就突然地猛烈攻擊,姬若子愣了一下,不一會兒的功夫,身體全濕透了。「別得意!」姬若子給元就一個連環水炮,殺的元就措手不及。
 
突然來的嬉鬧聲嚇的潭裡的生物紛紛走避在岩石下。
小孩子的精力永遠是旺盛的,直到太陽開始下山,兩人不禁打了冷戰才知到時候已經晚了。
元就生火幫兩人取暖。
「等衣服乾了我們再回去吧,不過我們必須趁天黑之前下山。」
「嗯。」姬若子突然看到元就身後有一叢野花。
「你要不要帶一株回去種?」元就問。
姬若子搖搖頭。「不,這裡是它們生長的地方,離開這裡它們也活不了。」
「就依你說的吧。」
「嗯。」
 
金烏已經準備歸巢,山頭旁的幾抹彩霞染上金黃,倦鳥妝點靜謐的山嵐,繪出難得體會的安詳。
等’兩人回到小屋時,太陽已經完全下山,元就點了幾盞燭火,姬若子則上幫採回來的花插在窗邊。簡單的幾朵花經過姬若子的巧手後,卻成了典雅的擺飾。
「姬若子你會花到?」元就驚訝的問。
「嗯,是父親逼我學的,騎馬射箭那些不讓我碰,硬要我學這些花道、茶道到類的。」
「真羨慕你,我也喜歡這些,但是…比起花道,策略兵法才是我應該學習的,我有偷藏幾本書在倉庫,這樣就算沒有老師我也不用擔心。」
「你真好學,我可以教你花道呀。」姬若子拉著元就的手走到窗邊。「花道最基本的構造要素是『天』、『地』、『人』。『天』顧名思義是向外延展的部分;『地』是最下面的底座;『人』則是存在於天地之間,沒一個花道作品就像是世界的縮影,讓自己的意念夠過花道來呈現,這就是花道的精神。」
「好深奧…」
「這就是藝術迷人的地方,以後我們再上山採花,到時候我要驗收今天的成果喔!」姬若子假莊嚴肅的板起臉孔。
「是的,老師。」元就很配合得當起乖學生。
「很好,時候不早了,我們快睡吧。」
「是,老師。」
 
***
兩人於過的生活不知不覺過了好幾天,連姬若子都不想回四國,當初和家人分開是個意外,他也清楚自己不可能永遠留在這裡,他不能逃避自己的責任,還是要把元就一起帶走?雖然元就自己不提,但是他也猜得出來元就並非一般家庭之子,平民不要說學戰略了,連識字都有問題,他恐怕是權力鬥爭下的犧牲品,沒有人在乎的貴族。
這段日子的聊天當中也不覺得元就有復仇的想法,不知道是他藏得太好,還是真的沒有,恐怕還需要再觀察。找姬會問元就是否願意和他一起離開,與其在這裡受苦,不如和他到四國去,依他的資質,未來一定是個人才。
姬若子陷入沉思,等他回過神後發現元就正緩緩走回來。但是…走路的速度也太慢了。察覺到異樣的姬若子馬上衝到屋外。「元就!」
「你怎麼跑出來?」元就虛弱的說。
元就腿上有明顯的瘀傷,一塊青一塊紫。左袖的被撕開,右肩也破了好幾的洞,手肘破皮甚至還流出血珠,好不狼狽。
姬若子沒有多問什麼,只是默默的扶元就回房間休息。
「你坐著等一下,我去燒熱水。」
「謝謝你…」
 
今天井上元盛興致大發,允許僕役只要在天黑之前可抓到元就,就可打賞拿到一天的工資,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原救一大早就被追的跑,衣服在拉扯之間破了好幾處,被絆倒不知道多少次,連喘息都必須小心翼翼,井上則是一個人坐在高處欣賞這齣自己所策畫的鬧劇。最後還是被人抓到了,一身狼狽的被送到井上面前,但是井上以太陽已經下山為由,不打算履行條件,那長公憤恨的瞪著元就,離開時還不忘了補上一腳,讓他再次摔的爬不起來。
而井上還非常好心的向元就解釋今天的遊戲規則,就放他回來。
 
「我幫你擦澡吧。」姬若子將毛巾沾濕。
「等等!我自己來就好。」元就害羞的想搶下毛巾。
「病人就應該好好休息,這小事就交給我。」姬若子沒兩下的功夫就把元就的上衣脫下來,仔細地避開傷口插去灰塵。
元就一動也不敢動的僵硬坐在床上,讓姬若子幫他擦拭。
「等我一下。」姬若子到房外採藥草幫元就包紮。「你今晚就什麼都別做,讓我來吧。」
「謝謝有你陪我。」
「有甚麼好謝的,互相幫忙是應該的。」對於元就真誠的道謝,姬若子害羞的低下頭,埋首替他修補衣服,只有這時才會感謝父親的特殊屁好,讓他得以發揮,現在他真的像一名「賢妻」。
「好了!」姬若子滿意的將修補的衣服攤開給元就看。「完全分不出來哪邊是補的對吧。」
「真的!你好厲害。」元就佩服的說。
「今天就早點休息吧。」
姬若子本來想吹熄蠟燭,但突然想到什麼似的跑到元就面前,解下帶在身上的御守。猶如桔梗般的高貴紫色,銀線細細的繪著花朵,背面提了一行小字,是保佑身體安康的祝辭。
「這是我父親幫我求的御守,我把他送給你,希望他可以保護你的安全。」
「這麼貴重的東西,我…。」
「收著。」姬若子把深向他的手推回去。
「那…我的送給你。」元就從枕頭下取出一只墨綠色的御守,上面用金絲繡著毛利家的家徽,另一面則是簡單的緹花圖案。
「我會好好珍惜。」姬若子馬上把他帶起來。
他扶元就躺下,幫他蓋好被子,吹熄蠟燭後才摸黑回床上。
 
「元就…要不要和我一起回去?」姬若子小聲問。
身旁的人沒有回答,只發出平緩的呼吸聲,睡著了吧,姬若子猜,算了改天再問好了。
 
***
姬若子採回來的要很有效,經過一碗的休息後,元就覺得好多了,雖然傷口尚未完全癒合,但是工作已經完成沒有問題,像平常一樣替姬若子準備好早餐才離開。
 
彷彿沒有發生甚麼特別的事一般,今天的工作如往常一樣忙碌。沒人提起昨天的狀況。
晚上抱著剛採回來的鮮花回屋子,這些是他在回家的路途上發現的,姬若子一定會很高興。
他滿心歡喜的跑回屋子卻沒有看到預期中迎接他的燈火,難道事姬若子還沒有回來?現在已經很晚了,該不會是發生意外?
元就檢查屋內並沒有異樣,姬若子本來就沒有甚麼私人的東西,看不出什麼蛛絲馬跡,唯一不見的是他平常帶出門的工具。
 
元就放下東西,背起布囊決定上山找姬若子,這是他唯一想的到姬若子會在的地方。
元就答應過他,就算姬若子走丟也一定會找到他。
點起火把,這是元就的一次在夜間入山,不知來了幾次的樹林,現在看起來格外陌生,黑暗中的樹林充滿各種聲音,如果是平常他會覺得很有趣,但現在的他只擔心姬若子的安全,戰戰兢兢的行走其間,甚至已經走到秘密基地還是不見姬若子的蹤影。
沿路看不出什麼特別破壞的姬像,這附近也沒有懸崖或山谷,元就焦急的喊著姬若子的名字。
「姬若子!你在哪…」
緊緊握住掛在脖子上的御守,誠心的向上蒼祈求,祈求祂不要帶走他唯一的朋友。

----
後記-
小倆口的互動寫得很開心~
很想寫來追我來追我的戲碼(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