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斷‧江清】

關於部落格
どこか 私の青い鳥。 愛というは何でしょうか。
  • 324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戰國BASARA】瀨戶花嫁 - 四國 (瀨戶內海組)

海盜船逐漸得靠岸,不遠處有棟小巧的建築物,如果和一般的城比起小上許多,白色的城牆在陽光下格外明顯,如深海般的藍色屋瓦整齊地排列,整座城被蔥鬱的綠蔭包圍。
岸邊已經聚集了一小群人來迎接船隻。
        「那裡是我的別館,先在這裡停留幾天吧。」
        「隨便你。」
 
        元親領著元就下船,人群中一名老婦人走過來給元親一個擁抱。
        「謝天謝地,你回安歸來。」
        「嬤嬤,我不是說不要到海邊接我,太累了。」元親不捨的說。
        「嬤嬤想早點看到你,這位是?」婦人看像元就。
        「他是松壽丸。」元親將元就介紹給婦人。「毛利,這位是從小照顧我的奶娘。」接著小聲附在元就耳邊說:
「他是唯一知道你的人。」
        「你就是松壽丸…」婦人用慈愛的眼神看著毛利。「來,嬤嬤抱抱。」
        毛利元就冷不防地被給予一個溫暖的擁抱。「嗯!」
        「好啦,我們快回去吧。」元親牽起兩人的手往城的方向走去。
 
        其他船員被丟在身後,他們只能邊下貨邊看著這幕。
        「副船長你看,他們像不像一家人。」
        「哈!這話別被你大哥知道,快收一收進城吧。」
        「嗯。」
 
        長曾我部元親將毛利元就安置在自己的房間就先離開。元就環顧四周,房間內有一扇大窗可以眺望整座沙灘和海景,牆上掛著一幅蒼勁的毛筆字,架上擺滿了各種書籍,角落插了一盆花,花朵和枝葉雖然有點枯萎,但是還是可以大約看出原本的面貌是多麼生動。
        門外傳來輕快的敲門聲。
        「請進。」
        婦人捧了一盆清水和毛巾。「毛利大人辛苦了,和那群粗魯的小夥子混在海上很累吧。」
        「不用這麼麻煩。」元就緊張地接過水盆。「跟他們在一起很愉快。」
        「那就好。」
        「嬤嬤,請坐。」元就扶著讓嬤嬤坐下來。
        「感謝毛利大人,那嬤嬤就不客氣了。」
        「稱我毛利即可。」元就不習慣和女性長者相處,畢竟他的母親在他很小的時候就去世了。
        「您的事我都已經聽元親說過了。」
        「都過去了。」元就淡淡的說。線在他經不想再追究,該做的他已經做了,不該做的,他也做了,沒有去哀傷悲秋的道理。
        「如果可以,讓嬤嬤再抱一次你可以嗎?」
        「咦?」再度被擁入懷抱內,和元親迥然不同的溫暖,但是同樣會讓他兩想到陽光。
        「見到你的時候,我就知道你是一個堅強的孩子,對不?」慈祥的聲音包裹著元就冰冷的心。
        「謝謝你,嬤嬤,我好多了。」
 
        城裡的另一頭,元親安頓大夥兒休息的房間。
        「小夥子們,好生休息,今晚要好好的大鬧一番。」
        「呦!」
        「小聲點,別嚇壞別人,我會交代嬤嬤主拿手好菜。」
        「耶!」
        「好了!好了!快去休息吧,少來礙眼。」
 
        元親和阿倉繼續留在原本的房間。
        「不回主城見家督嗎?」阿倉問。
        「晚點吧,我想幫毛利處理點事情。」
        「真是甜蜜,讓我也想道陸上尋找我的春天。」
        「別傻了,我幫你找條美人魚還差不多。」
        「真是感謝你的貼心。」
        「這是一定要的。」
        「那你們進城時,我和大夥就留在這兒。」
        「就拜託你了。」
        「你打算甚麼時候回來?」
        「至少一個月吧。」元親稍微算一下。
        「從四國到安藝哪需要這麼久!」
        「這就要看你怎麼安排。」
        「好好玩吧。」阿倉無奈的搖搖頭。
        「嗯,我會連同你的份一起玩。」
        「真是。」
 
***
 
把該處理的事情處理完後,元親回到自己的房間時看到元就和嬤嬤有說有笑。
「嬤嬤,今天晚上我們想吃您的拿手好菜。」
「沒問題!那我先去準備吧。」
「就辦託您了。」元親將嬤嬤扶起。
「就不打擾兩位了。」
「嬤嬤…您真是…」元親將門闔上。「你和嬤嬤在聊什麼?怎麼這麼開心。」
「嘿嘿。」元就露出一臉陰笑。
「你這是什麼表情?」元親一臉疑惑的看著元就。
「我剛聽嬤嬤說了…」
「嗯?」嬤嬤該不會在剛剛把他的底都掀光了吧。
「聽說你以前…常常因為刺繡刺的整隻手都流血,煮飯弄錯調味料,弄得你老爸還必須裝得很開心吃下去。」元就抓到元親的小把餅,滔滔不絕的說著。
「真是的,嬤嬤又說了那事。」
「呵!你有個疼愛你的好爸爸,害我都想看何方神聖,可以把你教的這麼『賢慧』。」
「晚上我想把你正式介紹給大夥認識,明後兩天帶你去主城和我父親報備一下,直接前往安藝國。」
「晚上的活動我不需要。」元就討厭人多的活動,太煩亂了,況且還要和一群下人混在一起,想就覺得不舒服。對於別人,他不需要投入太多感情,手下不過就是顆隨他運用的棋子。
「不要這樣,很有趣。」
        長曾我部元親對於毛利元就的固執感到無力,他希望可以帶元就走入人群,一個人太孤獨了,元就的臉上只能感受到陣陣的冰寒,應該讓他了解這個世界還是美好的,可是元就在這點上非常頑固,元親第一次遊說失敗。
        「如果你不願意的話,那就留在房間吧,我會吩咐人把東西送過來。」元親惱人的說。
        「好。」早就習慣孤獨的他,這根本就沒甚麼,就算與屬下建立起感情能坐什麼?讓他們更為自己賣命?他的策略、統制也可以,更不需要擔心遭到背叛。
        「你!」元親想再說些甚麼,話到口中又吞了回去。
        「嗯?」元就不服輸地看著元親。
        「算了…今晚我會留在大廳和大夥一起吃飯,如果你改變心意的話再過來吧。」
        「不可能。」
        「隨你吧,我去忙了。」元親無奈的離開房間。
 
        ***
        元就獨自坐在房裡看著太陽漸漸沉入海平面裡,令人熟悉的沉靜感,自從遇到元親之後,好久沒有一個度過這麼長的獨處,以前總是有他在身邊打轉,怎覺得有點失落感,不是早就該習慣如此嗎?是他破壞了原本寧靜的生活,不斷的掀起他心中的波瀾。
 
        沒有什麼特別裝飾的大廳內,十幾名大漢坐在元親的兩側,各式各樣的菜餚擺在眾人中間,海裡游的、天上飛的、路上走的都有。這桌好菜是附近的居民準備的,這裡原本就是四國較偏僻的地區,長期受到海盜侵襲,直到某次元親造訪這裡時才發現這個問題,他連和居民趕走海盜並建立據點,因為他喜歡這塊土地的人文和風景,而且這裡到主城還算方便。
從此之後,沒有人再敢打劫這村落,聰明人都不會想和西海之鬼為敵。
長曾我部元親停留在這裡的時間通常都不會太久,但只要他一回來,村民們就會熱情的招待,甚至定期排班維護城壘。元親為了感謝大家,除了定期回到這個地方,也會贈與金錢做為補貼。
 
「今晚大夥就好好玩吧!」元親舉起酒杯向大家敬酒。
「敬大哥!」眾人熱絡地回應元親。
「上菜了!」嬤嬤端了一鍋湯走進來。
「還是嬤嬤煮的菜香。」元親接過鍋子。
「嘴吧還是這麼甜。」嬤嬤寵溺的替元親舀了一碗湯。「但…怎麼沒有看到毛利大人?
 
        「他不想參加。」元親受不了的說。
        「怎麼這樣?」嬤嬤苦著臉問,起身走向門口。
        「嬤嬤,你別勸他,他聽不進去的。晚點我會送吃的給他。」
        「讓我去吧,你是主人家,可不能隨便離席。」
        「好吧,就拜託您了。」
 
***
天空鋪上一層漆黑的薄紗,星點透出微量的光。元就沒有點燈,只是倚靠在窗邊看月亮和聽海浪的聲音,遠方傳來一陣陣的喧鬧聲。
        活動開始了吧,元就心想。
        今晚的掛著是缺了一圓的弦月,銳利地看起來像把刀,傷人於無形。
        「毛利?」微弱的女聲從身後發出。
        「嬤嬤!」元就看到她托了一盤不少的菜站在門口。「您怎麼來了?」
        「嬤嬤想邀你一起吃飯,雖然不是什麼高級的食材,但都是大家用心做的,很好吃喔。」嬤嬤幫房間點上幾盞燈。
        「謝謝你。」元就感動得說。
        「你這孩子就是愛鬧彆扭。」
        「這您就別管了,每個人有每個人的生活方式。」元就平淡的說。
        「一人的生活呀…」嬤嬤嘆了一口氣。
        「別說這了。」元就換了個話題。「這湯真好喝。」
        「當然,這是嬤嬤的拿手好菜。」嬤嬤自豪的說。
        「他們…會很晚才結束嗎?」
        「你說元親呀,可能要晚點,那群人一瘋起來就不知道時間,明明都已經這麼大了。」
        「我了解了。」
        「你要等元親回來?」嬤嬤笑著說。
        「我才沒有!」元就強力反駁,他才不是要等他回來,只是怕他太晚回來會吵醒他。
       
        愉快的和嬤嬤用完晚餐,和她聊天的時候有種與母親談話的錯覺,可能是因為她們同樣帶著關愛的關係吧,雖然他對母親的印象已經很模糊。
        元就已經開始發睏,宴會的吵雜聲明明就已經結束了好一陣子,但元親為什麼還沒有回來?元就等著等著也不曉得自己到底怎麼回到床上睡覺。
       
        清晨的鳥叫聲擾人清夢,微涼的風吹進來讓人直打唆囉。
        元就不情願的睜開眼睛,發現自己正被元親環抱在懷裡。這家夥什麼時候回來的,他怎麼會一點感覺都沒有?在高的警覺心只要一碰到他都化成烏有。
        元親睡得很熟,不論元就怎麼扭動,元親像是睡死般一動也不動,讓元就想掙脫也很難。他該不會是假睡吧?元就心中不禁懷疑,不然他怎麼可能無法脫身。
        「喂…」元就小心翼翼的在元親耳邊喊著。
        「嗯…」元親雙眼迷濛的張開。「早安呀,就…」元親輕輕的在元就的嘴唇上點一下。「我好累…再陪我睡一下…」
        被那比輕啄還不足道的吻下到的元就,忍不住低吼。「可惡!要睡你一個人睡…」
        元就等不到其他的回應,只好無奈得繼續躺在床上,沒一會兒的功夫也跟著睡著了。
 
        「這兩個孩子真是的!太陽都要曬屁股了,還不快起來。」嬤嬤掀走兩人的棉被。
        「呀!」元親和元就同時被驚醒。
        「嬤嬤…您又不是不知道我昨晚幾乎都沒睡…」元親抱怨說。
        「誰理你!快快快,在不準備出門,等到家督那都晚了。」
        「好啦,嬤嬤你去忙,我們自己打理。」
        「我已經幫你們包好簡單的行李,記得帶著。」
        「我知道了。」
        得到元親的保證,嬤嬤才願意離開。
 
        兩人各自梳洗,等元就打算更衣後,發現旁邊放了一套淺綠色的套裝。
        「這是?」
        「你發現啦,這是昨晚我熬夜幫你做的,你快穿看看。」
        「你昨晚沒睡就為了忙這個?」
        「我覺得你那身盔甲不好穿,所以就幫你做了這套,快適適看吧。」元親催元就換上新衣服,這可是他為元就量身打造設計的,用得是他最喜歡的綠色,但是因為原本的顏色太沉重了,所以想幫他換上明亮點的綠。
        元就穿上之後,果然如元親預期般非常適合。以嫩芽般地淺綠色為主要色調,腰間的綁帶設計襯托出元就的纖細身材,下身是深綠色的澎褲,擔心元就怕冷,還特別幫他加了小披風。
        「這是甚麼鬼東西?」元就抓著一塊金色薄紗,他怎麼也看不出來這要綁在哪。
        「面紗呀。」
        「為什麼需要這種東西?」
        「為了不讓人認出是你。」事實上是元親不願意讓別人看到元就的面容。
        「低調點是不錯…」元就認真的思考。
        「對吧。」
        「你就穿這樣?」元就來回打量元親如同海上裝扮,露胸露背,健美的肌肉線條毫不避諱的呈現在眼前,為什麼之前都沒有感到什麼不妥,但是只要想到他出現在街道上會引起眾人的目光就覺得刺眼。
        「對呀,有什麼問題。」
        「露這麼多,你是打算給誰看!」元就不悅的說。
        「你不高興啦。」
        「哼!」元就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
        「我去換個衣服,你等我一下。」
        既然元就都提了,自己不穿多一點時再也說不過去。
 
        等元親再度走出來,元就差點看呆了,如進入夜晚的深邃紫色絲絨,如瀑布般飛瀉而下,衣角袖著細緻的金邊,繫著一摺一摺整齊散開的領巾,顯得整體更加高貴,散發出貴族的本質。
        「這件事嬤嬤縫的,一直沒有機會穿它。」
        「很好看。」元就簡單的說出自己的感想,刻意壓抑剛剛的悸動。
        「我以為你會有更多感想。」
        「人要衣裝、佛要金裝,你更像人了。」
        「不然我之前像什麼?」元親好笑的問。
        「野人。走吧,嬤嬤再催了。」
        「為什麼你變得比我還聽嬤嬤的話。」
        「要你管!」
       
        大夥圍在城口替兩人送行,一群大男人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抱著元親不放。
        「大哥你什麼時後才回來…」
        「很快啦。」元親哭笑不得的敷衍捨不他走的船員。「阿倉,接下來就拜託你了。」
        「安心去吧。」阿倉好笑地看著眼前幾個巨漢掛在元親身上的畫面。
        「說的一副我不會再回來的樣子。」
        「你要是不回來,我就是船長啦。」
        「想當讓你當,我落得輕鬆。」
        「哈,我才不想做這苦差事。」
 
        十八相送完後,元親好不容易脫身回到元就身邊。
        「還真是離情依依。」元就不屑的冷哼。
        「沒辦法,大家就是這樣,習慣就好。」
 
**
        從別館到主城其實很快,坐牛車大約幾個時辰就可以到,但是因為在送行的時候托了太多時間,元親臨時決定改騎馬回去。元親本來是打算兩人共乘一匹馬,但是元就不肯。
        「既然都要趕時間,為和不一人一匹,馬跑得比較快。」
        「真是不懂的情調的人。」元親小聲的抱怨。
        「你說什麼?」
        「沒…就依你的意思吧。」
 
        馬兒穿越在森林間,風規律的掃過,無暇慢慢欣賞有點可惜,但是元就不在乎。
        「穿越前面的村落就到了。」
        「嗯。」
 
        遠處隱隱約約可以看到一座城,和別館的設計差不多,白色的牆面、深藍的屋瓦,不一樣的是有個用磚塊砌成的巨大家徽花窗。在城牆的最外圍站了一排浩大的迎接隊伍,不用懷疑,長曾我部元家家督‧長曾我部國親就是站在最前頭的那個。家督溺愛元親在四國早就不是新聞了。
        「那老頭又跑出來了,明明年紀都一大把了。」元親冷哼。
        「那位就是長曾我部氏家督。」
        「嗯。你不講我都還沒想到,你和我家老頭可是平起平坐,萬一發現被他發現我把你帶回來,我可能會不得好死。」
        「那我還真想看看是什麼死法。」元就幸災樂禍的說。
        「拜託你可別害我。」
        「這就要看你的表現。」
        「放心,晚上我一定會好好表現。」元親邪佞的說。
        「我說的不是這個!」
        「哈哈哈。」元親反將元就一軍。
 
        兩人的馬逐漸放慢速度,最後停在眾人面前,長曾我部元親跳下馬背走向長曾我部國親,緊緊得摟住他。
        「老頭子我回來了。」
        「去去去!這成何體統。」國親假意的推了元親兩下。
        「你不是也很喜歡。」
        「別鬧了,我們快進去吧。」
        「嗯。對了,等下我有事情和你說。」元親回到元就身邊協助他下馬。
        「這我會,你別礙在那。」
        「好吧,右衛麻煩你把馬牽去。」
        「是。」
 
        一群眾人浩浩蕩蕩的回到城內,長曾我部國親支退了所有人,打算和兒子度過甜密的親子時光,偏偏房間內還坐著另一個人,害國親不得不開口問。
        「這位是?」
        「這位是我要共度一生的人。」元親堅定的說。
        對於元親這麼突如其來的告白,元就一時之間無法出口反駁。
        「這不是詢問您的意見,而是告訴你我的決定。」
        「嗯…」國親眼光銳利的閃過,這個人…。
 
        「老頭…?」
        「算了,只要你喜歡就好,反正就算我要阻止也改變不了。」
        「謝謝你。」
        「那你打算甚麼時候把她娶進門。」
        「喂!你這家夥,別自己亂下決定!」元就終於擠出一點聲音。
        「這是我的決定,你不一定要履行。」
        「這事怎麼可能一個人單方面決定。」
        「怎麼不行?」元親胸有成竹的說。
 
        「看來你還沒和他說好。」國親挑眉的說。
        「他只是比較害羞而已。」
        「你們年輕人高興就好。」
        「對了,明天一早我要送他回安藝。」
        「住那?」國親驚訝的說。「請問我家媳婦我該怎麼稱呼?」
        「毛…」元就率先開口,馬上被元親摀住嘴。
        「他叫日輪,好了好了,他也已經很累了,讓我們休息一下吧。」
        「有了老婆就沒了老爸…養兒不孝,我苦命。」
        「別假了,我又不是第一天當你兒子。」元親不以為意的聳肩。
        「就是有你這個孽子。」
        元就看著父子倆互相鬥嘴,好不羨慕。一直知道元親和父親感情很好,沒想到竟然是這樣的互動方式,自己的父親雖然慈愛,但是臉上總是充滿嚴肅,無法這麼親近。
        元親好不容易打發走自家的老頭,終於有兩人獨處的時間。
        「我可不記得我有答應過你什麼。」元就冷眼的說。
        「有呀。」元親非常肯定。
        「什麼時候?」
        「在我身下的時候。」
        瞬間元就臉上染上紅霞。「你在胡說什麼!」
        「我可是記得很清楚…」
        「閉嘴!」
「等下我要陪我家老頭喝酒,為了避免尷尬你就留在房裡吧,我很快就回來。」
        「去吧。」
       
        長曾我部元親提了兩壺這次出海拿到的好酒去找長曾我部國親。
        「我來了,老頭子。」
        「真是沒教養。」
        「還不是你生你養的。」
        「我以前可愛的姬若子呀!」
        「不要再面懷過去了。」元親一句話打破國親的幻想。
        「真是的,讓我回憶一下又不會怎樣。」
        「我怕你不會回不了現實世界。」
        「我寧願留在過去。」
        「看開點吧,我會變成這樣還不是因為你的造化。」
        「為什麼就不能給我一個可愛的女兒。」
        「你喝多了嗎…別傻了。這次的酒很香吧。」
        「口感還不錯,去哪找的。」
        「外夷的酒,是個年輕的傳教士給我的。」
        「對了,你帶回來的那人…是你小時在安藝遇到的那個人嗎?」
        這老頭也太厲害了,為什麼會知道?
        看到元親驚訝的表情。「不用想也知道你早就喜歡那小鬼,不然誰會把一個『朋友』的東西無時無可帶在身上,對了!我還沒有找你算帳,你竟然把我給你的護身符給他!」
        「我把你的愛散播給別人呀。」
        「就說你是不孝子,還趕頂嘴。」
        「我不是帶酒回來孝敬您了嗎。」
        「這還差不多。」
***
        毛利元就一個人留在長曾我部元親的房間,他摘下面紗透透氣。
        雖然四國一帶和安逸國很近,但是這裡的空氣感覺卻覺然不同,別於安藝國帶著的肅殺,這裡的風多了陽光。放空腦袋享受太陽的餘暉,對於元親的追求,他沒有拒絕也沒也接受,感覺上只是被他牽著鼻子走。
在安藝國,毛利元就是讓人聞之色變得冷血領袖,但只要遇到長曾我部元親,他就完全沒輒了,難道這就是所謂的一物剋一物?
 
在太陽還沒有完全下山前,元親帶著濃濃酒意回來了。
「就…我回來了。」
「你這酒鬼離我遠一點!」元就想推開滿身酒味的元親,無奈怎麼推也推不動。怪了,明明都是男人,力氣有差這麼多嗎。
「你好冷淡…為了早點回來,我可以拼命灌醉我老爹。」元親整個人掛在元就身上。
好重…元就快支撐不住元親身體的重量。「唔…」
突然之間,元親睹住元就的嘴,舌頭靈巧的深入口中,不斷的翻攪彼此的氣息。元就不禁腿一軟,元親更實實在在地壓在元就身上。
「你臉紅的樣子好可愛。」
元親平常也會說這些不正經的話,元就都會選擇性忽略他,但喝醉後的元親說出來的話帶了幾分憨直,讓元就想不理他也難。
「哪裡可愛了!」
「你在陽光下的樣子也很美…」
「…」
「但是我最喜歡你在我面前,雙眼迷濛喊著我的名字的樣子。」
「你!」
「我要你…」
「別亂發情!」
不理會元就如何的掙扎,元親利用頸上的圍巾將他的手反綁,拉開腰上的一條緞帶,這衣服是他設計的,當然知道怎麼脫是最快的。衣襟半敞拉開,露出白皙的胸膛和艷紅的果實。
「那我開動了。」

----------------------------------------
 
爆字數啦!!!
不知道為什麼這篇多了這麼多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