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斷‧江清】

關於部落格
どこか 私の青い鳥。 愛というは何でしょうか。
  • 3246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新白蛇傳(二)

負平生果然速辦,馬上就把布袋送到寂山靜廬。 「請問有人在嗎?」負平生在門口探啊探,看不到半條人影。 算了,東西放在門口應該不會不見吧。 負平生將袋子放在門口後就離開了。 沒多久,白蛇緩緩的爬出來,一陣白煙,白蛇、白蛇,牠化成人型了! 「出來吧,百朝臣。我知道你就在樹叢裡。」 屋外的矮樹,果真沙沙作響。 突然,一顆毛茸茸的頭(!?)從底部鑽了出來! 「喔~~~王子您可終於回來了!!您知道嗎?屬下盼您了三天三夜,每天以淚洗面,每晚擔憂無法安眠。為了能讓主子平安歸來,百朝臣早晚三柱香、一天向麥加朝拜五次,每餐飯前禱告三十分鐘,祈求佛祖、拜託阿拉、懇求耶穌,保佑您平安回家,這次我們從冰川蛇窟偷溜出來,如果您有個什麼萬一,那我…我…。」 瞧百朝臣說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淚,說謊也不先打個草稿看看對不對,講的太得意忘形,忘了他們也才是昨天天未亮,趁著大家都還在睡覺的時候溜出來的,哪來的三天三夜?! 「夠了!那些我聽多了。目前我們尚無定所,問問看這而的主人肯不肯讓我們借住幾晚吧,我看這主人對人似乎還不錯,應該可以很放心的住下來。」 (作者OS:你把金子陵看的太偉大了!他只有對蛇很好|||) 有人一直站在自己家門外,必定會引起屋主的注意,何況是那主僕兩人在吱吱喳喳說個不停。 「請問兩位來到寂山靜廬,不知有何貴事?」金子陵禮貌性的向前問。 「對不住,我們是外地來的,天色已經不早了,我們想找間客棧休息。」白髮男子說。 金子陵莞爾一笑,這附近偏僻的很,怎麼可能會有客棧?真是糊塗的美人。「但是寂山靜廬附近,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離最近的客棧恐怕也要走一陣子,不如這樣吧,今晚,你們就暫時間住我這吧。我一個人住這麼大的一個地方,還蠻寂寞的,正缺的人幫我暖床,不!是少個陪我作伴聊天…」 (作者:哈哈哈~講太快說溜嘴了吧,金子陵。) (金:囉唆,乖乖的飆你的文,記得要把那個那個寫進來呀!) 白髮男子點點頭。「那就叨擾了。」 「把這當自己家吧。」金子陵陰陰的笑了一下。 * * * * * * 孟夏的黃昏,紫虛如畫布般染上一抹一抹的橘黃。黑色的雙翅,劃過天際,野禽紛紛回到林間休憩。裊裊吹煙,襯著艷紅的夕陽,使得寂山靜廬添上幾分閑淡風情。 屋內。 知道笑容可掬是什麼意思嗎?看金子陵的臉就知道了,他樂不可支的將自己一道道的拿手好菜端上餐桌,好像是在養什麼難民似的,就怕他們吃不飽。 「來來來,嚐嚐這道醉鴨、醉蝦、醉雞,看看味道好不好?」金子陵一直挾菜到冰川孤辰的碗裡。 (作者OS:你想直接灌醉他就對了= =) 「感謝,恩公。這麼多的東西,冰川一時吃不下這麼多。」冰川孤辰面有難色的說。 「叫我恩公,就太見外,就我子陵吧,請問你的芳名是?」 「冰川孤辰。」 「那…我就叫你孤辰。」金子陵眨眨無辜的大眼。「可以吧。」 「嗯。」 在一旁的百朝臣不甘自己被忽視,又見金子陵對主子如此不敬,便大叫了起來。「這怎麼行!我家主子可是高高在上的王子,你怎麼可以直呼他的名諱!」 「王子!?」 忽然四周溫度俱降,殺氣冷而不防的衝向百朝臣,害百朝臣馬上噤口不敢出聲。 「不好意思,百朝臣是我小就在一起的玩伴,他就認我是王子,自己是臣下的玩了起來,即使長大了還是改不了這個壞毛病。」 金子陵挑挑眉。「原來如此。好了,我們快點來吃吧,菜都快涼了。」 * * * * * 晚饍用畢,月亮已爬至東山頭,星子如灑落碎鑽閃耀。 金子陵拿出兩張躺椅,擺在花園裡,順便再提了一壺花茶。 「孤辰,吃完飯,來喝杯茶去油解膩。」 「謝謝你,百朝臣今天辛苦你了,你先回房間休息吧。」 「不!百朝臣不累!主子入睡前,百朝臣決不休息,即使現在不在冰川蛇窟裡面,我對您的尊敬與忠誠一絲一毫不會減少。」 (作者:人家是請你走,聽不出來嗎?= =別在這邊當電燈泡,燈光昏暗才有氣氛。) 「百朝臣這也算是你主子的命令,不服從命令,你不怕您主子生氣嗎?」金子陵優雅的拿起茶杯,啜了一口。眼角瞄向百朝臣,似乎還傳達了另一個訊息,這裡沒你的位子。 即將入暑的風微涼,薰的兩人如醉如茫。 默默的,沒有任何對話,再細碎的人聲,也會成為入夜的雜音。 靜靜的,品嘗這得來不易的心靈解放。 時間的流沙,無聲無息的流。 突然,從遠處傳來低沉的鐘聲,聲音穩穩沉沉的擴散在空中,像是一陣風,拂過身心。 金子陵皺起眉頭「嗯…是晚鐘,已經這麼晚了。孤辰我們是不是該回屋內睡覺了?」 見人沒有回應,金子陵再度喚了幾聲。「孤辰?孤辰?睡著了,真是的。孤辰在這睡會感冒喔~可是,我又不好意思吵醒你,你睡的那麼熟~所以…我只好很『逼不得已的』抱你進去睡,醒了可別怪我~哈哈哈~~~~~~」 (作者OS:金子陵你這叫自我催眠= =) 金子陵將冰川孤辰抱進自己…隔壁的房間,替他褪下身上的衣物,最後,冰川孤辰身上只剩下一件白色的單衣。 「孤辰~為什麼你會這麼漂亮?讓人忍不住咬一口~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我下不了手,為什麼我這麼懦弱~~~~~!(金子陵不斷的在心中吶喊)算了,才第一個晚上,不要嚇到他。」 望的冰川孤辰似孩童般的睡顏、垂涎欲滴的雙唇、捲長的睫毛……… (金:喂!= = 你這死小孩,你這是在誘惑我O$#X@OI*YY^%$#$# ) (作:我沒有~ > <,我只是順應眾人的要求~) (眾:別把事情推到我們身上!!) * * * * * 雲隙透出些微的金光,霧未散。 寂山靜廬被隴罩在白煙裡,像極了浮在雲端上的仙境。 突然,一抹魁娥的藍影飄然降落(!?)在寂山靜廬。 「金公子陵~~~~~~~~~!我來迎接我的小青啦!」 碰!金子陵這個月將再度需要重新整修他的門。 「誰?」一向早起的冰川孤辰,一身穿帶整齊的坐在大廳欣賞風景。 「你~你~你是誰呀!!夭壽的金公子陵,竟然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拐了這麼一個合他胃口的XXX,真厲害,早知道就叫他教我幾招。」一襲藍色儒杉,搖著那象徵公雞的羽扇(四:作者,最近很少活動筋骨是吧,需要我幫你抓一下嗎?= =),四無君難得一改華麗作風,穿著輕便的衣服出現。 被這名陌生的男子一吼,冰川孤辰本能的本能的送上一道刀氣。 四無君當然不只是擺著好看的裝飾品,羽扇一揚,化解冷冽的刀氣,但強大的後做力還是讓四無君退了幾步。「看起來這麼冷,沒想到竟然還這麼辣。」四無君兩眼輕挑的看著冰川孤辰。 「這麼一大早,哪隻公雞早不啼、晚不啼,偏偏挑在我昨晚沒啥睡(!?)的清晨叫。喔喔,原來是你這隻四無報時雞。」金子陵從門後走出來,身上僅僅穿了素白單衣,雖然是夏天,但清早的風吹來,還是帶有涼意。 四無君屁股坐下,不等金子陵招呼就自己到茶喝。「廢話不多說,把無家小青交出來。」 冷哼一聲,金子陵披上外衣,「什麼你家?我要的東西都還沒收到。」 頓時,四無君刷白了臉,尖叫。「怎麼可能!?我昨天已經叫負平生送過來了。」 金子陵雙手一攤。「沒收到就是沒收到,請回吧。」 冰川孤辰靜靜的在旁邊聽兩人對話,怎麼覺得這名陌生男子的聲因為這麼熟悉?好像…昨天打算把他拿去煮三杯蛇的人! (作者OS:你好像記錯了= =|||,他應該也可算是你的救命恩人,只是另有目的…) 就在兩人爭執的時候,百朝臣從水晶簾後走出來,揉揉惺忪的大眼。「一大早,怎麼會這麼吵。」 兩人很有默契的轉頭一吼:「要你管!」 「哇~!王子他們欺負我。」還沒睡醒的百朝臣大叫之後,想躲在冰川孤辰後面找周公。 冰川推推百朝臣。「要睡回房裡睡。」 四無君不服的想抓百朝臣出來罵。 這時百朝臣突然醒了!他知道這麼人,他是他的伯樂!唯有他才能看到百朝臣偉大的潛力與資質。所以百朝臣藉睏裝瘋,身體放輕,穩穩的躺在四無君懷裡。 眼尖的冰川孤辰當然看的出來百朝臣是故意的,多年來相處的默契可不是蓋的。 不知為何,當百朝臣躺在自己懷裡的一瞬間,四無君有股莫名的熟悉感和熱流在體內流竄! (作者OS:是愛蛇的熱血在沸騰,請觀眾不要想太多…) 百朝臣裝死的賴在四無君懷裡不走,真舒服~ 四無君不知道是要叫醒這隻還好?還是就這樣把他抱在身上?其實感覺還不壞啦!瞧他這頭墨綠色的長髮,長長的睫毛,臉頰紅紅的,還蠻可愛的,怎麼覺得身體越來越不聽使喚,想去摸摸這人的身體是否和想像中的一樣柔軟,就跟蛇依樣。再腦袋轉動的同時,他的手已經攬住百朝臣的腰。 接下來!接下來!四無君會和百朝臣擦出什麼火花,下回分曉。 (好老套的結尾(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