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斷‧江清】

關於部落格
どこか 私の青い鳥。 愛というは何でしょうか。
  • 3246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尋夢‧奪】

第一章 全城的人都知道,當今執政的皇帝最寵的四皇子,是一個任性驕縱、野心勃勃的天之驕子。 「無聊!喂!右護法,備馬車,我要出宮遊覽。」黑髮男子,側臥在軟榻上。標緻的五官,配上略長的劉海,朱紅色的薄唇,比墨色還深的長髮,不整的散落在肩上,活似精美玻璃人偶的可愛娃兒。但,實質上卻是一個不折不扣小惡魔,常常搞的身邊的人兩腿發軟。 「不可阿,少子。你忘了魔皇千叮嚀萬分付的交代您不能出宮嗎?」右護法在一旁用手帕,猛擦乾不停從額頭冒出的冷汗。 綠瞳散發出詭異的光芒。「喔?是嗎..本少子覺得無聊透頂,你要排解我的煩悶嗎?」 聽到這句話,左護法額上的冷汗開始下起大雨...通常聽到這句話絕對沒有好事。記得,上次少子說這句話的時候,正是隆冬十二月,他竟然光著身子和十名護衛在太子殿外圍跳草群舞,結果害他在床上發高燒,躺了整整躺了五天六夜,而那些士兵,在事後早就不知道逃到哪裡去了。還有更之前一次,少子要他們穿上各種不同動物的毛皮,要在宮內玩打獵遊戲,不過他是沒有當獵物被射,因為他是少子跨下的那隻驢子(Q~Q),拜託~少子饒了我吧~ 「怎樣?說不出話來了嗎?還不快被轎!有事本少子當。」 惡魔..你一定是惡魔轉世...什麼有事你當,不管你做錯什麼事,最後的帳還不是找在我頭上,我上有八個高堂、三個愛妻、十五個小孩,工作我還想要阿~,右護法在心中不停的?喊著。 「哼!還不快一點!這個飯碗你不想要了嗎?」黑髮男子大喝。 「是、是、是,屬下立即去辦。」我是逼不得已的阿~皇上原諒我 在少子的文攻武嚇下,右護法準備了轎子偷偷讓少子出宮。 ********* 轎子檯到了京城在熱鬧的大街。 「聽說街上有間很有名的青樓,叫什麼名來的,我忘了。」轎內男子先開布幔向外面的人問道。 「是春秋兩不沾,少子。」 「帶我去。」 「不行阿,那種地方是少子去不得的,我可是會被皇帝殺頭的。」在外側的侍衛長,急忙阻止主人這個恐怖的想法,萬一被皇帝聽到,別說是工作不保了,連頸上的頭都不知道會被丟到哪裡被狗啃。 「如果不帶我去,現在就馬上讓你人頭落地,怎麼?那麼想看我砍人的技術嗎?」男子馬上露掛在腰際的刀子。 「屬下領令。」 不一會,轎子果然乖乖的抬到春秋兩不沾的門口。 「誰都不準跟來,聽到了沒有。你們先回去。」黑髮男子揮袖,想打發掉身後那堆煩人的蒼蠅。 「可是,我們難和皇上交代。」侍衛吞了口口水說。 「你家的事。再見!」說完,黑髮男子就掉頭進入屋子。才沒踏進去幾步,就被一名緊抓著衣服衝出來的男子撞到。「該死,好痛!哪一個不長眼的,敢撞倒你老子。」 緊追在男子後面的是一名拿著劍亂揮的銀髮人兒。 「別追了,白衣。」坐在二樓陽台的陰陽師啜了口茶說道。 「可是他,強押我就算了,竟然還欺負『他』太不可原諒了!」白衣男子忿忿不平抱怨著。 「那就把他列為拒絕往來戶,我會派人把他的屍體,丟到太平洋填海,你以後不會在春秋兩不沾裡看到他了。」 「好吧,這事到這裡就算了。」白衣拾起他剛剛丟出去的短劍。 *********** 「喵~」一隻可愛的黑色小貓,頸子上還掛個用淡綠色絲帶串起的銀鈴,不停的在黑衣男子的腳上摩搓。 「哪來的野貓?」黑衣男子抓起小貓想往外丟的時候被一道聲音所阻止了。 「等一下!你要做啥?怎麼可以這樣對付我家〝小黑喵〞!」白衣大叫,馬上搶救,從鬼門關拉回來的小貓。 「冷靜點!很危險耶...」因為剛剛又被白衣撞了一下,害他又跌在地上,天殺的,今天怎麼那麼倒楣。 「抱歉。」道歉過後,白衣轉身想回房。「小黑喵,晚上在和你一起洗澡喔~」 「哼!怪人,一隻小野貓有啥價值。」 「客官,既然已經踏進了春秋兩不沾,那入場費三百兩拿來。」一頭偏近粉紅長髮的白衣男子,冷冷的說道。 「又沒說不給你,急什麼急阿。」黑髮男子摸摸自己腰際上的錢袋,掛了,平常出宮都有右護法在旁邊待著,根本就不用帶錢,他就什麼事情都處理的好好的,這下他把所有人都撤走,要到哪要錢阿~這一定是報應Q~Q。 白衣男子看著這位,在身前定格很久的男子,看他年紀輕輕的,好像也才十七、八歲,依照他一身華服,一定是大公子哥兒,不過這種人在春秋兩不沾看多了,沒錢就和乞丐畫上同等級,可以毫不留情的轟出去。「既然沒錢,請你滾!」 靠!好大的膽子,沒人敢這麼沒禮貌對本少子說話,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煩了,待會就叫人拖你去長城下面當地基。「我可是當今的四皇子─黑衣劍少‧闇蹤!誰敢叫我出去我就扁誰!」 「在這沒錢就得滾。」白衣男子拎起黑衣,想要把他丟到外面。 「等一下,風爹,他交給我吧,難得小黑喵接近外人。讓他進來陪我消消氣吧。」白衣劍少抱著小貓以著樓梯說道。 「好吧,接著。」語必,他就把手上這隻早已豎起毛的黑貓丟給他。原來這位,完全不把黑衣放在眼裡的人是風之痕。高傲冷漠、凜然不可侵犯的氣息,全館子的人都知道風之痕是白衣的奶爸,從小就帶他長大,為什麼他會墮落到來當這春秋兩不沾的藝妓呢?其實這背後有一段很長很長的故事。他竟然還被陰陽師分配到門口當公關,分明想氣死他,他本來就不愛講話,怎樣當公關阿!?不過他那付酷酷,早就替春秋兩不沾吸引了不少客人。 「跟我上樓去吧。」白衣男子逕自走上樓說道。 「等我一下!」 >>第一章 完 甲申年四月三日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