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斷‧江清】
關於部落格
どこか 私の青い鳥。 愛というは何でしょうか。
  • 3260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憶風七夕情人節特別版

  ●牛郎:憶秋年〔年齡自動倒退〕   ●織女:風之痕〔同上也〕   ●老牛兼導演兼編劇:蒼流   ●王母娘娘:保留〔秘〕   ●牛郎織女的兩個兒子:白衣、黑衣〔九歲、四歲〕   --------------------------------------------------------------------     在某個村子裡住著一個年輕有為的青年,雖   然他的外表已未老先衰,但還是位正值思春期的   年輕人。       從小父母親就過世了,只留給他一頭老牛、   一間草屋、一塊沒啥價值的田地,有一天,這位   年輕人-憶秋年,正和老牛一同耕田:「唉~我   已經老大不小了,也該娶妻成家了,但要我去哪   找未嫁的姑娘呢?而且我又身無分文,唉...」     「你大可放心,這個妻室我會幫你找到。」    這時老牛突然開口向憶秋年說話。   「誰?是你嗎老牛?唉~幻聽啦!老了...」   「喂!憶秋年,是我老牛啊。」   「喔?我是見鬼了嗎?牛也會說話。」   「信不信由你,既然我說過要幫你,你就一定娶    的到老婆。」   「是嗎?」憶秋年皺起眉頭。   「明天中午你帶著我到XXX湖,就可以了。」   「就這麼簡單!?」   「嘿啦,囉唆。」〔我可是編劇,我最大...〕       隔天,憶秋年帶著老牛來到了湖邊,在不遠   之處果然就聽見了聲音,靠近一點,發現到七名   少女正在湖邊戲水。但在更遠之處好似有一人獨   自梳洗,仔細一看才知道此人有多漂亮,她銀白   的長髮遮住了她的柳腰,晶瑩剔透的肌膚白裡透   紅,雖然只有背部,但那白皙的背影無人不心動。       憶秋年和老牛躲在一旁的草叢中「憶秋年,   趁現在拿走岸上的羽衣!」老牛說。   「喔。」憶秋年快速地偷走放在岸上的衣物,   而後不知蹲了多久,全身竟都麻了!       此時少女們好像也都玩夠了,紛紛穿上羽衣   化身為〝小強〞飛回天庭,一旁獨自梳洗的女子   見仙女們都已回去,正轉身想拿回她的羽衣時...   卻發生了一件對憶秋年及老牛而言非常嚴重的事情!!   天呀!這傢伙是男的!頓時雙雙皆倒在地上....     「我..我看羽衣還是還他好了...」老牛說。   「嗯...」       正當憶秋年拿起羽衣想還給他的時候,卻又   發生了一件更為嚴重的事情...不知這羽衣是   用啥做成的!?竟然被附近的蟲兒啃出了一堆洞   ...這下子還不了了....   憶秋年看到這樣...他突然站起問:「朋友,   請問你是在找這件衣服嗎?」   但那人竟沒嚇到,並穩如泰山的回答:「正是。」   「可是你要這件破衣做什麼?」憶秋年悠哉的說。   「什麼!?」   「它已經被咬了一堆洞還能穿嗎?」   「為什麼變成這樣?」白髮男子退了幾步...   「我撿到它的時候它就已經是這樣了。」    白髮男子怒上眉梢,事情好像越來越大條了...   此時老牛趕緊站起來說:「先生息怒呀~這一切   都是天意。」   憶秋年接著說:「不然你就住在我家吧!雖然不   是什麼豪華別墅,不過保證你不會被餓到。」   「這..好吧。」   「我叫憶秋年,不知貴姓大名?」   「風之痕,我是天庭編織白色雲彩的白蟑螂。」   〈白蟑螂....|||〉   「我是老牛,名字不足掛齒。」我說。      就這樣風之痕住進了憶秋年的家裡,兩人相處非   常融洽,且因風之痕高超的織布技術,意外的收   了兩名可愛的徒弟─白衣、黑衣,四人的生活就   像一家人一樣。      忽然有一天...憶秋年聽到老牛的哀嚎聲,趕   緊跑到牛舍去查看,只見老牛癱在乾草堆上...   「憶秋年..我該退場了...不是,我老了,   活不久了...沒辦法再陪你...等我死後,   把我的牛皮留下..它會幫你度過難關的...」   話一說完老牛就斷氣了....      「啊~老牛...沒有了導演,要我們怎麼演下   去~~這樣我還要背台詞...。」      此時,老牛抬起頭...「吵死人了!快點把這   層皮〔戲服〕脫下來,熱死人了....。」   「喔。」憶秋年拭去眼角的淚水,慢慢的將牛皮   割下來...並找了塊地把老牛埋起來....      時間過的很快...一轉眼就過了三年,不過在   人間的三年等於天庭的三天,而風之痕缺職的這   三天,被皇母娘娘〈妖后〉知道,大聲怒喊:「   骨刀!妖刀帥!去把風之痕帶回來。」    骨刀和妖刀帥奉妖后之令下凡來擒拿風之痕...      這時的憶秋年正在田裡工作,而風之痕在家和黑   衣、白衣一起織布...   「風之痕!跟我們回天庭,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骨刀大喊...   風之痕見到這兩位大帥來到這裡,心裡馬上有個   底,看來這次是非回天庭不可,可是他又捨不得   離開黑衣和白衣....   「風之痕你要是再不出來,我們就殺了那兩個小   孩。」妖刀帥說。   「且慢,我跟你們回去。」      風之痕不忍心將這兩個小孩捲進來,只好默默的   跟他們回天庭。 --------------------------------------------------------------------   幕後花絮 PART.start    夜:辛苦各位啦!    憶:我說導演呀...你沒事中途退場做啥?      這樣就沒有人幫我題詞了....    夜:抱歉,憶秋年我忘了你老人家記性不好...    骨:演這場戲,實在太好啦~!      竟然能抓風之痕..想都沒想過...    刀:是啊!如果不是演戲,我大概在墳墓躺了吧!    風:你們兩個剛剛在說什麼?  刀&骨:沒..沒事。   妖后:蒼流...      為什麼我在這場戲是和吾兒的立場相反!?    夜:這個..是黑衣要求的...    黑:不要把事情推到我身上!##    夜:〔落跑...〕    白:蒼流,躲這邊....    夜:還是白衣最好...(揮汗)    白:為什麼我們要織布?傷害我們的尊嚴...    夜:連你都是來討債.... 第二幕 黑衣和白衣急忙跑到田裡去找憶秋年...      「憶秋年~師尊被人抓走了!!」黑衣對著憶秋   年大叫。   憶秋年嚇一跳「好好的一個人怎麼會被抓走!?   再說他也不是什麼絕世美女,會有人要嗎?」   〈當初不知道是誰把他當成女的...〉   「你實在很囉唆耶~如果你不去救他的話,我們   就自己去!」黑衣說。    「好啦、好啦,總之我們先回家...」      憶秋年打算先去拿牛皮,因為他回想起老牛臨走   前對他所說的話。   當憶秋年正要拿牛皮時卻發生了一件大事!!   原本和牛皮放在一起的地契、現金全不見了...   僅剩一張紙條寫道:       想拿回你的東西,就帶白衣、黑衣來找我                      風之痕 留      「好啊,這個風之痕未免太奸詐,為了再見到自   己的徒兒竟這樣利用我...」憶秋年拿起牛皮   披在身上,挑起扁擔將白衣,黑衣放在裡面,準   備找風之痕〝討債〞....   不過說也奇怪,這張牛皮好像有法力似的,帶著   憶秋年等三人飛上了空。      飛呀飛,從白天飛到晚上,天空萬數星斗...   在遠處有個銀白孤立的身影...是風之痕!!   憶秋年見了大叫︰「風之痕~把錢還來!」   「師尊~」那呼喊如響雷般貫穿天際,被皇母娘   娘聽到了....   「粗俗的凡人,不要對天庭的人戀戀不捨。」妖   后拔下髮釵在天空畫出一道銀河,分化了兩地,   阻斷了風之痕和憶秋年的路...      「風之痕把錢還來~~」憶秋年大叫。   「黑衣、白衣你們過的還好吧?」風之痕完全不   理會憶秋年,他的眼裡只有他那兩個可愛的徒弟。   「師尊。」   「喂!皇母娘娘你一個公道,我的錢都在風之痕   那裡,你要我以後怎麼生活!?」憶秋年望著妖   后說。   「嗯..我准你們每年七夕那天搭喜鵲橋見面。」   「好吧。」      從此以後每年的七夕情人節憶秋年都過去討債,   不過風之痕一樣完全沒把他放在眼裡...   他心中永遠只有他那兩個徒弟....       所以銀河兩側才有兩顆星遙遙相望(笑) --------------------------------------------------------------------   幕後花絮 PART.end   蒼:領工錢的時間到了!!   憶:我等好久了~等領到錢,帶洛兄去喝茶好了!   蒼:等一下,憶秋年你的錢都在風之痕那裡...   憶:什麼!?風之痕你在哪?   白:師尊剛已經走了...     他要我轉告你:錢我收走了....   憶:=[]=|||||   蒼:偷偷摸摸的走...   憶:你別走..蒼流,換我跟你討債...   蒼:妖后救我~~~   妖:妳自己承擔吧。   蒼:啊~~~~黑衣....   黑:如果你肯讓我砍了他,我就答應。   夜:*~* ok!   黑:喝呀~憶秋年~~   蒼:〔喝老人茶〕黑衣你跟他有仇嗎?  眾人:〔看戲&喝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