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斷‧江清】

關於部落格
どこか 私の青い鳥。 愛というは何でしょうか。
  • 3246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佛劍不可告人的秘密

話說,這三先天是如何認識? 一切該有一段因緣,當初劍子與龍宿在公登幃偶遇,兩人一見如故,遂成為好友。 佛劍又是如何結識的? 滂沱的瀑布,銀流順勢而下,隆隆的水聲洗滌聖行者滿身的罪業及堅心。 清靜莊重的不解巖,今日來了兩名訪客。 一名仙風道骨、一名華麗無雙,兩人一起步入不解巖。 「佛劍,我來看你了。」劍子順帶提了一籃水果。(某蒼os:你是來朝拜的嗎= =) 「佛劍,我來提醒汝該來趟疏樓西風。」龍宿拿了一個精緻的木盒放置籃中。 劍子發現佛劍在聽完龍宿的話後,眼睛有一瞬間亮幸福的眼光,是錯覺嗎!? 劍子滿臉疑惑,什麼時候……他們兩人,多了一個我無法介入的一個關係。即使心中不停在吶喊,劍子忍住心痛(!?)假裝若無其事的和佛劍、龍宿聊天。 內心不斷被疑惑與害怕衝擊,劍子終於決定離開這個傷心地…… 「佛劍,叨擾甚久,我先離開了。」 見劍子要離開,龍宿也跟著起身。「那吾也先隨劍子一起離開。佛劍,記得要過來,不然後果汝自行負責。」 「我相信你,龍宿。」 「那疏樓就等待貴客的來臨。」 劍子os:我先離開就是爲了讓你們兩個有獨處的時間,為什麼要枉費我的苦心Q..Q 兩人離開了不解巖。一路上兩人沉默不語,直到要分別的交叉口。 龍宿看劍子的模樣,搖搖頭嘆道:「劍子,汝這附欲言又止的樣子,還真不像汝?心中有什麼疑問就直接說出來,百年老友了,有什麼開不了口的?」 某蒼os:人家想問你和佛劍是不是有姦情,劍子怎麼好意思問? 龍宿心中不斷竊笑。「汝是想問,為什麼我會請佛劍特別來疏樓西風作客吧?」 「這……」劍子一臉無奈。 「佛劍是吾的好友,邀他來疏樓作客很正常,吾也不是常常要請劍子汝來疏樓品茗?」 「我就是知道你會這樣回答,所以我才沒問呀,龍宿。」 「哈,劍子,不如…你現在就來疏樓作客,我想佛劍應該很快就回來拜訪疏樓。」龍宿以扇遮面,笑的詭譎。 龍宿和劍子一起回到的疏樓西風。 默言歆和穆仙鳳出來迎接,「先生,歡迎您回來。」 「鳳兒,幫吾泡茶,我今天要下廚,言歆,如果佛劍分說來訪,立即通報我。」 「是。」 廚房經過一個時辰的乒乒乓乓、叮叮咚咚、西哩嘩啦,龍宿終於走出來了,並端出一盤盤的生猛海鮮。「保證新鮮。」 「龍宿,這…會不會太可觀了一點。」 「沒辦法,這是爲了佛劍。為了好友,我犧牲可大了。」龍宿故作無奈。 「這話…說的玄了…」 「汝很快就會了解,來!吃吧。」 半夜三更,在疏樓過夜的劍子被默言歆叫醒。「劍子先生,先生叫我帶你去見他和佛劍先生。」 馬上驚醒,沒想到佛劍這麼快就來疏樓西風了,劍子披上外衣。「嗯,請帶路。」 先穿過疏樓後方的竹林,來帶一座岩洞。 默言歆說:「進了岩洞,很快就到了。」 「嗯,我還沒來過疏樓這麼隱密的地方…這到底藏有什麼秘密,真令人既期待又怕受傷害。」 「劍子先生,剛說什麼?言歆沒聽清楚。」 「不!沒什麼,我們繼續走吧。」 岩壁上,鑿滿了許多凹槽,除了火把把洞窟照的「金碧輝煌」外,每個洞窟內還有許多雕像,宛如敦煌大連那樣的千佛石窟,只是雕像不同罷了,仔細觀察一下,不難發現這接都是龍宿的那堆詭異收集品。 「沒想到你主人都把東西藏在這,難怪我找不到…」劍子甩動拂塵,倒退三步,「就是這件!終於被我找到了……」 正當劍子伸手取下之際,默言歆說話了:「劍子先生,我勸你不要拿比較好,這邊已經裝上儒門最自豪的保全系統,只要你一拿,馬上就觸動機關,先生馬上就會知道了。」 「這……龍宿的心思果真細密到令我頭痛。」 「劍子先生,我們就快到了。先生交待我們在最外圍觀看就好。」 「這…真有這麼不可告人嗎?」 「是的,這攸關先生的信用和聖僧的名譽。」 「你越講,我越好奇了。」 兩人走至岩窟盡頭,眼前是一處別有洞天的奇景,月光從頂部投射進來,炫目糜爛,地上一窪窪的水池,因為不同角度而散發出不同的色彩,水池間有一名白衣人蹲著,很專心的盯著池子裡看,那個人正是佛劍分說。 「劍子,吾等汝多時了,怎麼走這麼久?被我華麗無雙的收集品所迷惑了嗎?」 正在研究佛劍的劍子被突然冒出來的龍宿嚇到。「好友,你可以不要突然出現嗎?」 「耶~劍子你這話說的見外了。」 「佛劍,他在做什麼?」劍子望向佛劍問。 「他正在看他託我養的福‧壽‧螺,除了銀色之外,我還幫他培育了新的品種,有粉紅色、粉藍色、豔紫色,佩服吾吧!」龍宿完全沉醉在自己的世界裡。 「啥!佛劍他…原來他的#$%^&*)_是來自#$%^o*x(亂碼請自行想像)。」 「汝會不會太驚訝過度,吾已經幫他養好一時日了。」 「這全部都是佛劍的?」 「怎麼可能,這大不份都是吾在用的,吾只是留幾窪給佛劍用。」龍宿自豪的說。 「那其他的?」 「都是我自行調養的珍珠!為了拿到品質最好的珍珠,自己養當然是最實在的,憑我龍首樣樣皆通的能力,養珍珠算什麼!看我身上的這些墜飾,是一般人想的出來的華麗色澤嗎?」 「那你今晚端出的生猛跟佛劍又有什麼關係?」 「阿密陀佛,吾是代替佛劍背負罪業,不把裡面的螺肉出完,佛劍怎麼用。而且他的福壽螺用的都是不解巖的水,經過佛劍長時間佛氣的醞釀下,其水質養出來的福壽螺也會算發出佛氣,所以要請佛劍定期來這邊換水。」 「真是高妙的一門學問。」劍子不自覺的佩服龍宿的…設想周到。 「好了!趁佛劍發現前你快離開吧,我曾經答應佛劍要替他保守這個秘密。」 正當,劍子轉身之際,佛牒擋住劍子的去路,福壽螺掉整地,修羅出現了…… (龍:劍子,吾忘記跟汝說,佛劍每次在更換的時候都會變成修羅,所以我都不敢留在這。) (劍:你應該早講吧。=口=) 番外: 佛劍離開後,龍宿確定他寶貝的珍珠安全無慮後,招來默言歆和穆仙鳳。 「言歆、鳳兒,剩下的就交給汝們了。」 「是,先生慢走。」 紫扇微揚,龍宿離開。 默言歆打開水閘開始換水。「又要換水了,今晚不用睡了。」 「別嘆了,你來看看這批從南海運進來的珍珠,好像長的不錯!」仙鳳蹲在池邊說。「你也過來看看。」 默言歆走到穆仙鳳的身邊蹲下。「嗯,長的越來越大了,裡面的珍珠一定很大顆。」 穆仙鳳伸手摸摸蚌殼。「你們要快快長大喔~不然就來不及替先生做新衣服了。」 (某蒼:O口O…龍宿,不是你自己養的嗎?) (龍:你太小看我了,華麗的龍首何必事必躬親?) 後記- 話說,佛劍這篇文不知拖了幾年... 本來是沒有打算要寫,但是因為最近發生了小白事件,讓蒼流非常非常的不爽= =。(其事件經過請看蒼流的日記,因為很長...) 所以就把佛劍寫出來,湊一對!我要拼正版! 番外,感謝某寧和某夏提供的點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